陆寒霆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今天我姑姑来了,去幽兰苑看奶奶了?”

  夏夕绾迅速抬眸看他,“亲姑姑?好啊陆先生,你亲姑姑去看奶奶你竟然故意不带我回去,还撒谎说拿什么文件,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我带不出去?”

  夏夕绾捏着小拳就生气的锤了他两下。

  陆寒霆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拳头,“我姑姑是笑话你来着了,说你只有高中毕业,而她给我弟弟介绍了一个天才少女,看样子我姑姑是很喜欢那个天才少女的。”

  关于只有高中毕业这件事…

  夏夕绾贝齿一咬红唇,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小拳头,她负气的转过身,背对着他睡,“我不理你们了,你们都是坏人,瞧不起我!”

  看着她纤柔的身影,陆寒霆侧过身,薄唇落在她雪白的小耳垂上低低的笑道,“生气了?不如今晚我就坐实这罪名,让你看看我究竟是怎么坏的。”

  陆寒霆的大手落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想从衣角那里钻进去。

  夏夕绾吓得迅速按住了他的大手,“陆先生,不许乱来!”

  陆寒霆亲了亲她明媚干净的小脸,“我姑姑不是不喜欢你,我姑姑是不喜欢我,除了奶奶,没有人喜欢我的。”

  夏夕绾想转过身,但是陆寒霆制止了,他从后面抱着她,低沉晦涩的嗓音响彻在她的耳畔,“我母亲和我后母其实是姐妹,不,准确的来说,我后母柳招娣是柳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我母亲只是一个私生女,我母亲之所以会被接进柳家,那是因为柳招娣从小就患病,我母亲不过是她的血灌子。”

  “不但如此,我母亲还跟柳招娣进行了一场换位人生,因为患病,柳招娣从小就闷在家里不能见阳光,而我母亲成为了柳招娣活在了大众的视线里,我母亲十分的优秀,更在珠宝设计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她18岁就创下珠宝经典fly,成为了一代珠宝教母,冠盖满京华。”

  “有时候命运就像是注定的,我母亲和柳招娣生的也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孪生姐妹,整个帝都城都知道柳家有女柳招娣,绝色而风华。”

  这是陆寒霆第一次这样跟她讲起他的母亲,夏夕绾新奇又心痒,他的母亲柳璎珞果然是一个很传奇的人。

  应该是柳家有女柳璎珞,冠盖满京华!

  “陆先生,你母亲的性格是不是很刚烈?”

  夏夕绾还记得上一次陆寒霆跟她说过,他母亲曾经亲手拿刀刨开了自己的肚子,将婴儿拿了出来。

  陆寒霆英俊的五官慢慢的变得柔软,他低声道,“不,我母亲很温柔,如江南儿女般糯软的性格,又很淡然,她生前没什么朋友,总归是为了柳招娣而活,一辈子都是柳招娣的影子,她唯一深交的朋友就是那位故人。”

  “哦,”夏夕绾刻意将声音扬了上去,有点吃醋道,“我记得,就是你那个小新娘嘛!”

  话音刚落下,她莹润的肩头就被他几根修长有力的手指给按了回来,她澄亮的眸子也撞上了他幽暗炙热的狭眸。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