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文变得小心翼翼的,深怕自家少主把他当成出气包,“少主,你真的不打算去隔壁房间看一看,徐少已经进去了,我看都有半个小时了,万一他们真的…”

  这时陆寒霆突然侧了一个身,那双幽沉危险的狭眸无比凌厉的扫了崇文一眼,“最近你话很多。”

  “…”崇文迅速闭嘴,不,我是哑巴!

  陆寒霆又抽了一口烟,然后将嘴里的一口烟雾幽幽的吐了出来,尼古丁的味道并不能麻痹他心里的阴郁烦躁,他满脑子都是夏夕绾那张巴掌大的绝色小脸,她现在跟徐少南在房间里干什么?

  将指尖的烟蒂掐灭在了烟灰缸里,陆寒霆转身就出去了。

  崇文迅速跟上去,小声道,“少主,这件小事就交给尚武去办吧,我让尚武将夏小姐偷过来,然后洗香香送到你的被子里。”

  陆寒霆脚步顿了一下,薄唇里溢出一个冰冷的字眼,“滚!”

  “…”少主你就端着吧,总有一天你会让尚武这么干的!

  ……

  陆寒霆出了房间门,来到了隔壁。

  她就在隔壁房间,两个人一墙之隔,如果她发出点动静,反抗挣扎的话,他会第一时间进去把她救出来的。

  但是他在房间里等了等,她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看得出来,她跟徐少南是旧识,但是他不知道她和徐少南是什么关系。

  陆寒霆来到了隔壁房间,他站在门口,迅速听到里面发出了不正常的声响。

  里面的大床在“吱呀吱呀”的响,夏夕绾清丽的嗓音已经变得娇媚柔糯,“徐少,你慢点…你将我弄疼了…”

  很快,徐少南粗重的喘息声也传来了,“丑丫头,别乱动…绾绾…”

  陆寒霆高大的身躯倏然一僵,狭长的眼角瞬间覆上了一层可怕的猩红,他拽着拳,将指关节拽着咯噔作响。

  她跟徐少南在里面…

  她竟然敢!

  陆寒霆当即搭上了门把,想要一脚踹开门,但是英俊的眼睑快速的敛了下来,他克制住了胸膛狰狞的喘动,不让自己闹出什么动静来。

  他不是一直知道她是怎样的女孩吗,他怎么还对她抱有幻想?

  陆寒霆额角的青筋都在暴跳,他恨她,恨她的自甘下贱,跟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上.床。

  但他更恨自己,因为他又将自己送上门让她羞辱让她践踏,现在站在这里听着她的叫.床声,他才真的死心!

  陆寒霆不愿意将自己变成一个“泼妇”,现在安静的离开,是他留给自己最大的骄傲和尊严。

  以后,他再也不会被她骗了!

  陆寒霆转身离开。

  ……

  豪华房间里,徐少南一个人躺在床上,他面颊潮红,已经中了夏夕绾调制的迷情香。

  夏夕绾坐在床边,用脚踩着床,让床发出那种令人面红心跳的吱呀声,为了以假乱真,她还假装叫了几声。

  很快床上的徐少南低低哼了一声,睡着了。

  终于将这个人给应付了,夏夕绾快速的起身,离开了这里。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