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女佣拦着夏夕绾的,“先生,夫人,对不起,我们拦了,但是拦不住…”

  陆司爵看着夏夕绾,幽沉的眸子里倒没有什么波澜,他掀了掀薄唇,“没事,下去吧。”

  “是,先生。”

  女佣们都退下去了。

  柳招娣冷冷的看着门边的夏夕绾,“夏小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竟然夜闯陆家?”

  夏夕绾胆子真的很大,从私人酒会出来,单枪匹马的直接杀进陆家,整个帝都城都没有人敢这么干。

  夏夕绾澄亮的水眸扑闪扑闪的,里面都是星星,聪慧从容,她抬脚走进去,淡淡的看了柳招娣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陆司爵的身上,“这么晚了我冒昧来打扰,不是找你的,而是找陆伯父的。”

  柳招娣滞了一下,看向陆司爵,“司爵,你跟这个夏夕绾认识?”

  陆司爵没回答这个问题,他的神色淡淡的,看着沉稳威仪,伸手指了一下沙发,他开腔道,“夏小姐,请坐。”

  “不用了,今天我来找陆伯父,是因为我去了一个私人酒庄,看到了一幅珍藏版的画,所以特意送过来给陆伯父看一看的。”

  柳招娣心头一跳,因为夏夕绾不冷不淡的提到了“私人酒庄”这四个字。

  果然,陆司爵英气的眉梢微微一挑,抓到了重点,“夏小姐怎么去私人酒庄了?”

  “我也不知道啊,这个问题陆伯父可以好好问一下你的陆夫人!”夏夕绾笑语嫣然,但是眉眼里迸溅出了锋冷的光芒。

  柳招娣彻底一僵,她万万没有想到夏夕绾会这么快的给予了反击,她的反击快准狠,竟然冲着陆司爵就来了!

  这时柳招娣就觉得一道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她抬头,撞上了陆司爵那双深如寒潭的狭眸。

  陆司爵缓缓眯了一下眸,不动声色的一个眼神,让柳招娣头皮发麻。

  柳招娣脸色一白,手脚都冷了。

  “陆伯父,以前我们的合作很愉快,我一直遵守诺,从未越线,我希望你也是,管好你的陆夫人,让她不要惹到我头上,要不然…陆伯父应该很清楚我这个人,如果有人胆敢对我身边的亲人朋友下手,那我可是会拼命的!”夏夕绾铿锵有力的说道。

  柳招娣都傻眼了,她完全不知道夏夕绾在说些什么,而是她一个20岁的小姑娘,竟然敢跟陆司爵这样说话。

  陆司爵的反应也很微妙,他一点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夏小姐,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那就好,对了,这幅画还是要送给陆伯父观赏一下。”夏夕绾将手里的画卷交给了陆司爵。

  陆司爵伸手打开,手指微微一滞。

  柳招娣自然也看到了,她惊骇的瞪大了双眼,震惊的看着夏夕绾,她夜闯陆家还不够,竟然还将柳璎珞的画卷给送了过来,这个女孩,真是胆大包天!

  “当年陆伯父高筑阿娇房,金屋藏娇,没想到我这次竟有幸看到了二十多年这位绝色风华的帝都第一美人,这幅画卷一直被私人酒庄的主人给珍藏,想必也是这位第一美人的狂热粉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