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自己被骗了,他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一切,只有他被蒙在鼓里,所以他将目光锁定在了奶奶身上,他知道奶奶就是缺口。

  一大早他就去陆家了,当着陆司爵的面儿强行碰瓷。

  夏夕绾噗一声,被他逗乐了,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傻兮兮的,又哭又笑的。

  陆寒霆吻上她的眼睛,一遍遍的缱绻亲吻着,“绾绾,对不起,我来迟了,我将我的陆太太弄丢太久了。”

  夏夕绾垂下纤长的羽捷,然后缓缓伸出小手,抱住了他精硕的腰身,她将小脸埋在他的怀里,“陆先生,你找到我了啊。”

  “绾绾,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将我们分开了,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的人。”

  这个人还真是霸道!

  此刻在人流不息的大街上,夏夕绾贴着他的心房,听着他心脏那处传来的强有力搏动,她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其实真好,她的陆先生回来了。

  ……

  夏夕绾回到了西苑,她洗了澡站在盥洗台前用毛巾擦拭潮湿的头发,这时她发现自己一大把的头发掉了下来。

  她才20岁,不可能掉头发的,看来弹指红颜老已经让她提前衰老了。

  夏夕绾目光放空,发呆了一会儿,这时她听到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应该是陆寒霆回来了。

  夏夕绾走进房间,她站在阳台上,外面一阵冷风刮了进来,她伸出纤白的小手,一滴滴冰冷的雨滴落在了她的手上。

  外面下雨了。

  夏夕绾垂下了蒲扇般的羽捷向楼下看去,楼下的草坪上伫立着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躯,陆寒霆来了。

  外面在下雨,崇文打着一把黑伞撑在男人的头顶,细小的水珠从伞沿溅到了草坪上,染湿了男人的西裤。

  这时男人突然抬起了眸,向楼上看来。

  夏夕绾一下子就撞进了男人深邃的狭眸里,他的眸子清亮而从容,透着一股强大而静宁的力量。

  夏夕绾的心跳瞬间加速,她知道,真正完整的陆寒霆回来了。

  他这么毫无防备又强势如斯的闯入她的眸底。

  ……

  夏夕绾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很快她就听到楼下传来了吴妈的声音,“少爷,你回来了,要不要热菜?”

  “不用了。”

  这话音刚落下,门外就传来了一串脚步声,然后她的房门被叩响,有人在外面敲门了。

  夏夕绾走去打开了房间门,门外是陆寒霆。

  陆寒霆回来就直奔她的房间。

  陆寒霆看着房间里的她,刚洗过澡的她三千青丝潋滟的披散下来,衬的她肌肤腻白,五官小巧而诱人,活色生香。

  陆寒霆眸色渐深,他盯了盯她那张嫣红的唇。

  他炙热的盯着她看,不说话,夏夕绾腻白的娇肌上蒸出了一层粉红,就像是他用目光将她亵.渎了一遍。

  以前的陆寒霆是色眯眯的,现在他多了几分色.情。

  夏夕绾移开了小脸。

  这时视线里一黑,陆寒霆低头,柔韧的薄唇落在了她嫣红的唇角上,“绾绾,今晚我想跟你睡,可以吗?”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