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夏夕绾的目光落在了陆寒霆的俊脸上,“陆少,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赌一把的,我想带你回家,但是你让我赌输了,没关系,愿赌服输,祝你们新婚快乐,对了,今天我来的匆忙,没有给你们准备新婚礼物,不如我将随身携带的东西送给你们吧。”

  陆寒霆那双深邃的狭眸倏然眯了起来,他已经猜到她想要干什么了。

  果然,夏夕绾抬手,握住了粉颈里戴的那串only-love,她纤白的手指碰到那枚唯一之戒的时候微蜷了起来,然后她一个用力,硬生生的将only-love从自己的脖子里拽了下来。

  璀璨的钻石项链迅速在她娇嫩的脖间拉扯出了一道血痕。

  唯一之戒!

  在场的众人“刷”一下目光都亮了。

  厉嫣然也是,她迅速伸手,“夏夕绾,唯一之戒本来就是我的,快给我!”

  夏夕绾握着唯一之戒,看向厉嫣然,“想要,你过来拿啊。”

  厉嫣然走了过去,伸手去接。

  这时夏夕绾将手抬高,然后缓缓将手一松,only-love钻石项链和唯一之戒直接掉落在了地毯上。

  厉嫣然一僵,她知道夏夕绾这是故意羞辱她的了,夏夕绾对她的羞辱如此赤裸而张扬。

  “厉嫣然,我不要的东西,送给你了。”说完,夏夕绾直接转身离开了。

  厉嫣然真是气的浑身颤抖了,她怨毒的看着夏夕绾纤柔绝丽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然后她也顾不得尊严和面子,直接蹲下身去捡地毯上那串only-love和唯一之戒。

  这些都是她的了!

  在厉嫣然快要捡到的时候,突然有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探了过来,先她一步的捡走了only-love和唯一之戒,是…陆寒霆!

  碰都没有碰到的厉嫣然一僵,她看向陆寒霆,“寒霆哥哥,今天是我们大婚,你将项链和戒指都送给我吧。”

  陆寒霆将项链和戒指握在自己的掌心里,这上面还残留着她的体温,他没有看厉嫣然一眼,只是抿唇道,“就算是她不要的东西,你都不配。”

  “…”厉嫣然脸色煞白,她感觉自己在经历过夏夕绾的羞辱后,又被陆寒霆重拳出击,她被他们男女混合双打了,太惨了。

  很明显陆寒霆的话已经被众人都听了过去,本来刚才还艳羡巴结她的人纷纷露出了看好戏,同情,鄙夷的神色,

  噗,我莫名觉得厉嫣然有点惨是肿么回事?

  厉嫣然刚才还说陆少将唯一之戒送给了她,她还真会撒谎。

  我看陆少的心都在夏夕绾的身上,prof.夏真的好飒啊,每一次出场都会带给我们惊喜。

  看样子陆少很讨厌厉嫣然,就算结婚了又怎么样,我看今晚的洞房花烛夜要厉嫣然一个人过喽。

  厉嫣然迅速将指甲掐入了自己的手心里,她一点都不觉得疼,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是帝都人人拥护的人气选手了,现在大家都喜欢上了夏夕绾。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