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时分,夏夕绾熟睡了,陆寒霆起身,离开了医院,他回到了度假村。

  崇文低声道,“少主,我已经将当时的监控摄像都调过来了,都在这里。”

  陆寒霆坐在暗红色的沙发里,两条大长腿优雅的叠加在了一起,修长的指尖里夹了一根香烟,他幽幽的抽着。

  他还是没有忍住,他还是回来调查当时的真相了。

  崇文将监控放了一遍,监控里,夏夕绾和厉嫣然站在楼梯口说话,最后厉嫣然手一甩,夏夕绾滚落了下去。

  “主君,看这个监控应该是厉嫣然将夏小姐给推下去的,我觉得夏小姐没这么狠,这毕竟是你们的第一个孩子,夏小姐怎么可能忍心亲手害死这个孩子?”崇文是不信的。

  陆寒霆紧蹙着剑眉,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俊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幽幽的将一根烟给抽完了,他将烟蒂掐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按了键盘,将监控回放了。

  很快他就按下了定格键,将画面定在了夏夕绾摔下去的那一瞬间,他来回看了好几遍。

  崇文见自家少主反复看了这一幕,他也看出了端倪,迅速出声道,“不对!如果夏小姐是被厉嫣然给推下的,应该是手先被甩开,然后脚踩空滚下去,但是画面上夏小姐脚先踩空,然后才顺着厉嫣然甩开的力道滚下去的,这么说…真的是…夏小姐自己滚下楼梯的?”

  崇文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寒霆。

  书房里打着昏暗的灯光,陆寒霆的俊脸隐在半明半暗里,他又拿了一根香烟然后给自己点烟,但是打火机打了几遍都没有点燃,他紧蹙着剑眉,修长的手指在轻颤。

  陆寒霆是一个很睿智的男人,越是危机关头,他的头脑越是警觉和清醒,所以他早就怀疑夏夕绾了。

  与其说怀疑,其实他心里早就有答案了,只不过他一直在自欺欺人,不愿意去相信。

  他不信夏夕绾会亲手害死了他们的孩子。

  他真的不信。

  可是这个监控画面已经证实了他一切猜想,所有的一切都在夏夕绾的计划里,她先是秒杀了夜明珠故意将厉嫣然引出来,然后自己踩空嫁祸厉嫣然,现在孩子没了,孩子是她亲手害死的。

  崇文小心翼翼的看着陆寒霆,“少主,你没事吧?”

  崇文感觉现在少主很不好,自己心爱的女人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这换成任何人都接受不了的,这个夏小姐也太狠心了。

  “啪”一声,陆寒霆点燃了打火机,幽红的火苗照亮了他那张晦涩如深的俊颜,他嗓音低哑的开腔道,“有没有查过厉嫣然的手机?”

  “查过了,夏小姐果然借用厉嫣然的手机打出了一通电话,不过这个电话是打往度假村酒店的前台的,然后转了工号309,本来这些都是有录音的,但是这通录音已经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陆寒霆英俊的眉心一动,“那个工号309呢?”

  “回少主,也消失不见了。”

  陆寒霆迅速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冷的弧线,那个工号309是什么人,这段时间他总感觉夏夕绾在等什么人,她是不是就在等这个工号309?

  她想干什么?

  陆寒霆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他豁然起身,“回医院!赶紧回医院!”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