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就不是别的女人了吗?”陆寒霆反问了一句。

  夏夕绾觉得心里钝痛,是啊,现在在他的眼里她跟其他女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哦不对,夏夕绾,我说错了,你现在连那些女人都不如,那些女人是我交往的女朋友,是我的新宠,我会花时间陪她们逛街烛光晚餐,给她们某些名分,而你不同,你不过就是我圈养的发泄工具,等哪一天我想要了,你就负责好好的伺候我,明白吗?”

  听着这些薄情又羞辱的话,夏夕绾的脸色白的像一张纸,原来他就是这样定义自己的。

  “我不要。”夏夕绾拒绝。

  陆寒霆猩红的眼眶里迅速露出了狰狞的狠意,“为什么,为了谁守身如玉呢,苏希?这一次你回来他怎么没有跟回来,这三年你们是结婚了,还是玩崩了?”

  夏夕绾看到了他眼里对苏希的必杀之意,她垂下纤长的羽捷,“我跟苏希的事情不用你管,陆寒霆,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你好像特别期待我跟苏希玩崩了然后你自己求上位。”

  什么?

  陆寒霆那双狭眸顿时像扑洒开的墨汁,浓稠的毫不见底了,他手下不禁用力,狠狠的掐住了她。

  夏夕绾觉得好痛,她开始用力的挣扎。

  这时陆寒霆拽住了她的小手,将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精硕腰间的皮带上。

  夏夕绾不肯,捏着拳想要抽回。

  这时“咚”一声,卧室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声响,像是小奕奕醒了。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陆寒霆现在虽然满眼的情.欲,但还是很忌惮的,听到声响他把手一松。

  夏夕绾趁机离开他,转身就跑了。

  陆寒霆倒回沙发里,他抬起戴着名贵腕表的手腕再次遮住了自己猩红的眼梢,凸起的喉头上下滚动着,像滚过的火炭。

  ……

  夏夕绾清晨的时候就没有看到陆寒霆,想必他提前走了。

  夏夕绾并没有表露出什么,小陆宸奕心思敏感,她怕小奕奕看出些什么来,现在小奕奕的情况在好转,各项口肌训练再加上她的针灸,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星期之后小奕奕就可以发声了。

  但是,有一个意外突然发生了,小陆宸奕没有来上学。

  夏夕绾迅速找到了陈老师,“陈老师,奕奕今天为什么没有来上学?”

  “夏老师,是这样的,今天早晨奕奕的爹地陆总打来电话,说奕奕今天不来上学了。”

  什么?

  夏夕绾面色一变,“那陆总有没有说奕奕怎么了,什么时候来上学?”

  陈老师也奇怪的点头,“陆总什么都没有说,夏老师,你说陆总是不是要给奕奕转学啊?”

  夏夕绾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她迅速拿出手机拨出了陆寒霆的电话号码,但是那端很快就传来了一道机械的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