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妃进来,一副盛气凌人,趾高气扬的模样。

  夏夕绾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红唇勾出了一道浅浅的弧线,“梅妃,你可是主君的宠妃,但是你怎么这么紧张凯殿下的事情?”

  梅妃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她迅速掩饰道,“我是主君的宠妃,自然就是凯殿下的半个后母,像你们这些缠着凯殿下的狐狸精我见了多了,都想飞上枝头当凤凰。”

  “半个后母?”夏夕绾饶有兴趣的重复着这四个字,一双顾盼流转的澄眸看着梅妃和上官凯这两个人。

  上官凯现在脸色很白,他的心情糟糕透了,今天又是没吃到羊肉还惹了一身骚的一天。

  现在见夏夕绾冰雪聪慧的眸子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打转,上官凯就有了一种被夏夕绾抓包了的错觉,他迅速出声道,“梅妃,不得无礼,这位可不是宫里的丫鬟,而是兰楼公主。”

  兰楼公主?

  原来她就是兰楼公主!

  梅妃嫉妒又敌意的盯着夏夕绾看,阴阳怪气的讽刺道,“原来你就是兰楼公主,我还以为兰楼公主有多冰清玉洁,没想到就喜欢在男人之间玩暧.昧,游走在凯殿下和九凌王之间。”

  夏夕绾不但没气,还挑了一下精致的柳叶眉,“就算我在男人之间玩暧.昧,也轮不到梅妃来管吧,梅妃还是收回自己的圣母心,照看好自己的肚子吧。”

  “你!”

  梅妃见识到了夏夕绾的伶牙俐齿,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毕竟夏夕绾兰楼公主的身份压着,她一个小小的嫔妃的确没有资格来管。

  梅妃当即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肚子,“哎呀,我肚子疼,兰楼公主,你已经将我气到肚子疼了,你知道主君有多重视这个孩子吗,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万一,你就死定了。”

  夏夕绾看着梅妃,“行了,别演了,省点力气吧,待会儿等主君来了,演给你的主君看吧。”

  说完,夏夕绾转身就出去了。

  见夏夕绾走了,上官凯想去追,“兰楼公主!”

  但是梅妃伸手,一把拽住了上官凯,“凯殿下,你去追那个兰楼公主干什么?都说你已经被兰楼公主给迷得团团转了,难道这是真的?”

  被缠住的上官凯只能停下了脚步,他当即避嫌的要推开梅妃,紧张的提醒道,“梅妃,这里可是王宫,快松手!”

  梅妃见上官凯的心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了,她当即跺脚道,“上官凯,你现在知道怕了,那你早干嘛去了,你睡我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吗?”

  上官凯当即捂住了梅妃的嘴,“姑奶奶,你小声一点吧,算我求你了。”

  梅妃顺势依偎在了上官凯的怀里撒娇,“那你好好陪我一会儿,你都好长时间没进宫了,我想见你都没有机会,现在宝宝都五个多月了,人家怀着孕很辛苦的~”

  ……

  夏夕绾快速的走了出去,回廊里,晴儿跟了过来,小声道,“公主,那个老妇人就关在这个房间里,门口两个守卫刚才被我支走了。”

  夏夕绾点头,“好。”

  她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那个老丫鬟还是被粗鲁的丢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她是真的病入膏肓了,自己动不了。

  夏夕绾走了进去,老丫鬟看着夏夕绾,“你,你是谁…快点让我见凯殿下,这里是王宫,我…我竟然又回来了,他们一定是知道了当年我将长公主偷带出去的事情了,他们要杀了我…”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招了,当年的长公主就是…就是柳璎珞,你们都去抓璎珞吧…只要你们不杀我,我还可以配合你们抓璎珞的…璎珞说好了回来看我的,你们正好可以去抓她…”

  老丫鬟在地上挣扎着,含糊不清的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她是真的爱慕虚荣又贪生怕死。

  夏夕绾缓缓蹲下身,今天都是她的计。

  她先是向上官凯告密,成功的借上官凯之手将这个老丫鬟从上官旭王力的手里带了出来。

  然后她进宫,她知道上官凯对自己的兴趣绝对比对这个老丫鬟的兴趣大,她再借机来解决这个丫鬟。

  夏夕绾伸出纤纤小手,搭上了老丫鬟的脉搏,很快她收回了自己的手,轻声道,“你大限将至,活不过一刻钟了。”

  什么?

  老丫鬟一震,她迅速拽住了夏夕绾的衣裙,像拽着一根救命稻草,“我…我不想死,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要见我女儿,我女儿会救我的…”

  夏夕绾一双澄眸晶莹剔透,无悲无喜的看着这个老丫鬟,“璎珞阿姨你是见不到了,我现在代替璎珞阿姨来见你最后一面。”

  “你,你是谁…不,我要见璎珞!”

  “璎珞阿姨贵为华西州长公主,这一生却总在颠沛流离,她亲人很少,所以格外爱护你这位母亲,”夏夕绾看着老丫鬟,嗓音轻柔的跟她说着话,“璎珞阿姨作为女儿,从来没有亏欠你半分,你的养育之恩,她早已经还清了,而你作为一个母亲,大限将至的时候还想着将女儿推出来给自己挡刀,何其狠心,你回想一下这么多年你有没有给过璎珞阿姨半分母爱,璎珞阿姨也是自己的生母拿性命来护的心肝宝贝,你是否又对得起你这一生唯一挚友的临终托孤?”

  说着夏夕绾伸手,力道轻缓又坚定的从老丫鬟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衣袖,她站起了身,裙摆落在地上,纤尘不染,“你终究是救了璎珞阿姨一命,所以请放心,你死后,璎珞阿姨会来给你收尸,不让你曝尸野外,尸骨无存,就当还了你当年的救命之情。”

  夏夕绾离开。

  老丫鬟怔怔的看着夏夕绾离开的俏影,她那浑浊的双眼里突然就涌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

  都说人之将死,其也善,老丫鬟突然想起很多年前,那时的璎珞还小,她扎了两个小辫子总是跟在她的身后,甜甜又开心的叫她妈咪~妈咪~

  她曾经是那个小女孩的全世界。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