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掐住脖子的夏夕绾当即觉得呼吸难为,她一张绝色的小脸慢慢的开始胀红。

  陆寒霆狭长的眼眶里覆上了一层血腥的戾气,他的眸底席卷着狂怒的小风暴,这个小风暴恨不得将夏夕绾给吞没下去。

  这个女人!

  她跟他在一起竟然需要偷吃催.情药。

  她说他的床上功夫差,她说她嫌弃他脏,她还说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让她觉得恶心。

  这些话,字字句句像刀子一样扎在他的心上,他心里的伤疤根本就没有好,现在又被她给扎的血淋淋的。

  陆寒霆眼眶猩红的盯着她看,现在她的脖子就在他的掌心里,只要他轻轻一用力,就可以将她细嫩的脖子给拧断了。

  这么一刻,他对她真的动了杀机。

  他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夏夕绾,你简直在找死!”他从喉头里滚出一个接一个的森然音节,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夏夕绾纤柔的后背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她清晰的感觉到他修长的五指在一点点的收力,她能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她要死了吗?

  这是不是死亡的感觉?

  不。

  她不想死。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夏夕绾伸出小手开始推他,“陆…陆寒霆,放…放开!”

  陆寒霆现在的样子十分的狰狞可怕,很像是失控发病的前兆,这时耳畔突然响起了一道魔鬼的声音陆寒霆,用力,再用力一点,只要眼前这个女人消失了,那你就不会再痛苦了,你就解脱了!

  陆寒霆敛了敛俊眸,他觉得头好痛,他的身体好像要分裂出第二个人了。

  “夏夕绾,我不该这么宠着你的,你一再仗着我对你的爱来欺辱我,我现在就让你消失!”陆寒霆倏然收紧了大掌。

  夏夕绾澄澈的瞳仁慢慢的收缩放大,她用力抓住了他的健臂,很快指甲就在他的手臂上拉出了几道血痕。

  她快呼吸不到空气了。

  她真的要死了。

  这时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道稚气又冷酷的奶声,“爹地,快松手,快放开我妈咪!”

  小陆宸奕来了!

  听到儿子的声音,陆寒霆高大英挺的身躯直接一震,他布满了猩红的那双狭眸也慢慢的恢复了清醒和理智。

  “爹地,妈咪快呼吸不了了,快点放开我妈咪!”小陆宸奕护在夏夕绾的面前,仰起一双曜亮的眸子看向陆寒霆,他一张冷酷又帅气的小脸上写满了stop!now!

  陆寒霆看向夏夕绾,夏夕绾一张小脸已经胀红的能滴出血来了,瞳仁也快失去聚焦了。

  他在做什么?

  陆寒霆快速的松开了大手。

  夏夕绾纤柔的身体像坠落的风筝般直接摔在了地毯上,一旦接触到新鲜空气,她开始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

  也许呼吸的太急了,她呛出了一眼的泪。

  “妈咪!妈咪,你没事吧!”小陆宸奕迅速伸出小手帮夏夕绾拍后背。

  夏夕绾感觉自己死里逃生,刚才她一只脚真的跨进了鬼门关,差一点就死在陆寒霆手上了。

  现在她活过来了。

  这时小陆宸奕的奶声就传递到了她的耳畔妈咪~妈咪~

  小奶包在叫她妈咪!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颤,她震惊的看向小奶包,“奕奕,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陆宸奕这才发现自己叫漏嘴了,他是太紧张担心妈咪了,现在既然妈咪知道了,那他也没有必要再演戏了。

  “妈咪,我早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仙女老师,你是我的妈咪!”小陆宸奕说道。

  夏夕绾抽吸了一声,她没有想到…她真的没有想到小奶包竟然早就知道她是他的妈咪了!

  现在小奶包一声一声的叫她妈咪,夏夕绾觉得整颗心都软了。

  “恩,奕奕,我是你的妈咪!”夏夕绾迅速伸手将小陆宸奕拉进了自己的怀抱里。

  母子俩抱在了一起,陆寒霆英俊的脸色更加阴霾,现在夏夕绾有点狼狈,她的小脸在苍白里透着不健康的红色,细嫩的脖间是他掐出来的痕迹,一副被摧残过后的模样看着触目惊心的。

  陆寒霆垂在身侧的大手微微颤动了两下,这是他此生最爱的女人,唯一的女人,但是他却伤害了她。

  不过想起她的所作所为,他的心又迅速冷硬了下去,她这是自找的!

  陆寒霆抿了一下薄唇,沉声道,“陆宸奕,过来,她根本就不是你妈咪,她根本就不爱你!”

  夏夕绾迅速将小奶包抱紧在怀里,就怕陆寒霆还像上一次那样强行将小奶包抱走,“陆寒霆,我们之间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在奕奕面前说…”

  “怎么,你怕了?夏夕绾,你在怕什么?你是不是怕我将你三年前那些狠心绝情的事情都告诉陆宸奕?”陆寒霆无情打断了她的话。

  夏夕绾摇头,想起这三年她受过的煎熬,还有九死一生生下三胞胎的那些艰难,她红红的眼眶里迅速覆上了一层晶莹的水雾,“不,不是这样的,陆寒霆,你知道些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陆寒霆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她,“我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所以你不要再装可怜骗陆宸奕了!”

  “我没有,陆寒霆,你知道这三年我…”夏夕绾现在很想将一切都告诉他,她也做好准备了。

  但是陆寒霆根本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因为他不想听,陆寒霆看向小奶包,“陆宸奕,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是选择跟你妈咪,还是选择跟我?”

  这话落下,夏夕绾瞳仁一缩,她震惊的看着陆寒霆,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给机会小奕奕做选择。

  看着夏夕绾的样子,陆寒霆将薄唇缓缓勾出了一道薄冷而讥讽的弧线,“夏夕绾,你是不是很早就想跟我要儿子了,我现在是不是正好如你的愿?”

  他已经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

  夏夕绾深呼吸一口气,她不想隐瞒,小陆宸奕的事情她需要跟他好好谈一谈,“陆寒霆,你现在还年轻,以后你还会娶老婆的,我不想奕奕跟后妈生活在一起。”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