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秋,夏夕绾坐在火车上,火车从乡下开往海城。

  九岁那一年她被丢在乡下,今天才被接回,原因只有一个,夏家要将女儿嫁到幽兰苑去冲喜。

  听说幽兰苑里的那位新郎已经病入膏肓了,夏家有两个女儿,都不愿意嫁,所以夏家就将一直寄养在乡下的她接了回来,让她替嫁去冲喜。

  夏夕绾坐在卧铺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这时门突然被推开,外间冷冽的寒风伴随着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袭而来。

  夏夕绾抬眸,只见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躯从外面倒了进来。

  昏迷不醒了。

  很快,几个黑衣人冲了进来,“老大,现在没人,直接送他下黄泉。”

  “谁说没人的?”

  为首的刀疤男看向了夏夕绾。

  夏夕绾没想到意外骤热而至,这个突然倒在她车厢里的男人给她带来了致命的危险,刀疤男眼里是浓浓的杀意,很明显想杀人灭口。

  夏夕绾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他们手里的武器,迅速惊慌的求饶道,“不要伤害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刀疤男走上前,看着夏夕绾的小脸,她脸上戴着一块面纱,看不见真容,但一双翦瞳流露在外面。

  那翦瞳无比澄亮,顾盼流转之间,竟然摇曳生姿。

  刀疤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漂亮夺目的眸子,一瞬间就被摄住了心魂,再加上这些日子都没有碰过女人,当即心生了邪念。

  “小美人,我们可以不伤害你,不过你必须把兄弟们给伺候好了。”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颤动,楚楚可怜道,“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只要你们不伤害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们。”

  女孩软糯温存的乞求让刀疤男再也忍不住,直接扑了上去将夏夕绾给压在了身下。

  “老大,你先来,我们把这个人送上路,然后再给兄弟们乐一乐。”

  在充斥着低俗的笑声和温软的女人乡里,刀疤男放下了武器,伸手去扯夏夕绾的衣扣。

  但是下一秒,一只纤白的小手握了上来。

  刀疤男抬头,一下子就撞上了女孩那双澄亮的翦瞳,现在她的瞳仁里退去了惊慌软弱,闪烁着冷冽的碎光。

  “你!”

  刀疤男想开口,但是夏夕绾抬手,无比利落的将手里的一根银针刺进了刀疤男的脑袋里。

  刀疤男两眼一闭,直接晕倒在地。

  “老大!”

  几个黑衣人一惊,想上前,但是这时倒在地上的男人倏然睁开了眼,探手就夺过了黑衣人手里的武器。

  一个接一个,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夏夕绾坐起身,她早就知道这男人是假装昏迷的,他身上的血是别人的。

  夏夕绾抬眸看着男人,男人也在看着她,他有一双极其深邃的狭眸,如鹰隼般犀利,眸底还蓄着两个小深渊,任谁跟他对视一眼都会被吸下去。

  “少爷,我们来迟了。”

  救援的人赶到了,开始井然有序的善后,心腹手下将一个干净的帕子递给男人。

  男人动作优雅的擦了擦手,然后迈着稳健的步伐来到了夏夕绾的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颌。

  他眯着狭眸几分玩味的打量着她,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你觉得我会如何处置你?”

  下颌被他覆着薄茧的指腹捏住,夏夕绾被迫抬眸看他,男人生的颀长挺拔,俊美非凡,气场如同黑夜般强大而薄冷。

  刚才他已经擦了手,但她还是能嗅到了那股腥甜味还有冷厉的戾气。

  看到了不该看的,很难全身而退。

  这男人,相当危险。

  啪!

  夏夕绾直接打落了男人的手,正色道,“放肆,我可是要嫁入幽兰苑的新娘!”

  要嫁入幽兰苑的新娘?

  男人一挑剑眉,有点意思,他的…新娘?

  “你是海城人?那你应该知道夏家的女儿要嫁入幽兰苑,这场婚礼轰动全城,我就是那个新娘,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觉得你会不会遇上更大的麻烦?放了我,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不会说!”

  夏夕绾现在真的要好好感谢她的后妈李玉兰了,李玉兰接她回海城,只让她坐了廉价的火车,可是这场婚礼她办的极其奢华轰动,来博得她的好名声。

  夏家的女儿嫁入幽兰苑冲喜,这可是海城最大的八卦新闻了,夏夕绾在赌,赌这个男人不想惹上麻烦。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今天他被生意对手买凶劫杀,遇到这个女孩是意外。

  看她不过20岁的女孩,虽然脸色发白,衣衫凌乱,但她一双澄眸清亮而聪慧,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关键,还是他的新娘。

  男人收回目光,带人走了。

  夏夕绾拽紧的指尖,缓缓松开。

  这时前方的男人幽幽的回了头,他看着她,用她可以听懂的唇语缓缓道,“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

  俪宫庄园,今天夏家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

  新娘休息室里,夏小蝶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夏夕绾,“夏夕绾,你九岁死了亲妈,后来又亲手将爷爷从楼梯上推了下来,连算命的都说你是一个灾星,于是被爸爸送去了乡下,这一次如果不是要你回来冲喜,你一辈子只能待在乡下,所以你要识时务,你可不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夏家养的一条狗!”

  夏夕绾坐在梳妆台前,淡淡道,“你这只狗在叫谁呢?”

  夏小蝶叉着腰,“狗在叫你!”

  夏夕绾勾唇,“我知道了,所以你不必再叫了。”

  夏小蝶这才知道自己被夏夕绾给绕进去了,她看着夏夕绾澄亮的翦瞳,她回来一直戴着面纱,但露出一双眸子,这眸子光一眼就让人觉得她是一位绝丽倾城的美人。

  夏小蝶心里嫉妒极了,恨不得将夏夕绾那双翦瞳给挖下来,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怎么可能是美人呢,故弄玄虚,明明就是一个丑女!

  “夕绾,吉时已到,可以出发了!”这时夏振国李玉兰带着一群贵宾进来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