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豪六星级酒店。

  夏夕绾进了大厅,想乘坐电梯上楼,可是这时来了一个熟人,孔真儿。

  “夏夕绾,你来了?好好看看吧,这里就是帝豪六星级酒店,如果不是小蝶今天生日要你来,你这个乡巴佬一辈子都来不了这么高级的地方!”孔真儿趾高气扬的笑道。

  夏夕绾按了电梯键,佯装叹息一声,“这是谁家的哈巴狗啊,链子都不锁,随便放出来咬人。”

  孔真儿面色一变,“你!”

  很快孔真儿就看到了夏夕绾身上穿着的白色蕾丝长裙,她一惊,迅速道,“夏夕绾,你身上的裙子是哪里来的,这可是全球奢侈品品牌moo,你身上的裙子是moo今夏米兰时装周的走秀装,我前两天还在时尚杂志上看到过,怎么穿在你身上了?”

  孔真儿是moo的真爱粉,不光是她,moo每一季的新款这海城的名媛千金们都会花重金通过各种渠道去购买,只要谁买到了,都会大肆炫耀上一番。

  只可惜moo的格调太高,价值太贵,一直走的是高端奢侈路线,还限量款,所以能搞定moo的人太少了。

  孔真儿就一条裙子都没有买上。

  现在moo今夏的走秀款穿在了夏夕绾这个乡巴佬身上,她真是震惊了。

  夏夕绾当然也知道这是moo,她在想如果自己告诉孔真儿这moo她不单有一件,家里还有一箱呢,这孔真儿会不会当场就气晕过去?

  不过moo是陆寒霆为她准备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不适合拿来攻击别人。

  看着孔真儿那眼珠子都要出来的震惊和艳羡,夏夕绾走进了电梯里,她淡淡的莞尔,“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

  孔真儿的心情太复杂了,她真的太讨厌眼前这个夏夕绾了,尤其看着夏夕绾那少女纤柔曼妙的身段,她嫉妒的眼里直冒火,“夏夕绾,你肯定穿的高仿。”

  说着孔真儿也进了电梯,她伸手,拽着夏夕绾的长裙就用力的撕扯了一下。

  伴随着布料破裂的声音,夏夕绾的长裙当即坏了一道口子。

  夏夕绾澄亮的翦瞳倏然一冷,“孔真儿,你干什么?”

  孔真儿有恃无恐的笑了笑,“夏夕绾,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我可什么都没有干,如果你说我撕坏了你的裙子,你有人证么?”

  夏夕绾上前,一把拽住了孔真儿身上的裙子也撕扯了一下。

  嘶。

  孔真儿身上的裙子也破了。

  “夏夕绾,你!”孔真儿恼羞成怒,她没想到夏夕绾不但伶牙俐齿,还这么泼赖,直接动手还了回来。

  夏夕绾冷笑,她一直觉得有时候动手是十分有必要的,“你见过跟疯狗讲道理的么?no,被疯狗咬了一口,我应该拿起棍子就狠狠的打回去!”

  孔真儿几乎要被气疯了,她竟然被这个自己瞧不起的乡巴佬给压得死死的。

  这时电梯到了,门开了,李玉兰迅速迎了过来,“夕绾,你身上的裙子怎么破了,破裙子还怎么参加生日party,这样吧,你快点上楼去换条裙子,楼上准备了好几条备用的裙子,你看哪个好看就挑哪个。”

  ……

  夏夕绾上了楼,楼上的房间里真的挂着几条美丽的裙子。

  这时一个女佣说道,“夕绾小姐,这件裙子最漂亮了,你就选这条裙子吧。”

  夏夕绾看了一眼,女佣手里的裙子是粉色带钻的公主裙,也是moo的,一看就是那种生日party的小公主穿的。

  夏夕绾澄亮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笑意,随手拿起了另一条裙子,“我不是太喜欢那条,我还是穿这条裙子吧。”

  女佣急了,“夕绾小姐,这条裙子比你的那条要好看很多,你就穿这条。”

  夏夕绾看着女佣,“不过就是一条裙子,你急什么?”

  被夏夕绾这样看着,女佣莫名有些心虚,她总觉得这位夕绾小姐的眸子太过于干净,黑白分明,不染纤尘,好像已经看穿了什么。

  女佣讪笑,“我没有啊,我只是想让夕绾小姐打扮漂漂亮亮的去参加party,让所有人都夸你。”

  夏夕绾点头,“哦,既然都这样说了,我怎么能辜负这一片好心呢,就穿这条裙子吧,我去换衣服,你在外面等着。”

  ……

  生日party上,今天夏振国真的砸了重金铺了排场,将海城的名媛千金老总还有富太太们都请了过来,现场低眸浅笑,欢声不断。

  今天的小公主夏小蝶被一群千金们给簇拥着,见李玉兰下来了,夏小蝶迅速跑过去挽住了李玉兰的手臂,小声问道,“怎么样了妈,夏夕绾穿那条公主裙了么?”

  李玉兰满脸微笑的点头,“穿了。”

  “太好了,我们在夏夕绾身上吃了那么多亏,今天一定要整死她,只可惜了那条moo的公主裙,我还没有穿过moo的裙子呢。”

  李玉兰点了点夏小蝶的脑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等将夏夕绾的名声搞臭了,妈再想办法给你弄一条moo的裙子来。”

  夏小蝶开心了,黏着李玉兰撒娇,“妈,你对我真好。”

  “行了,准备一下,待会儿夏夕绾就下来了,好戏要开场了!”

  ……

  夏小蝶回到了朋友中间,这时朋友问,“小蝶,听说你买到了一条moo的公主裙,等着生日穿,你怎么还不去换啊,也给我们看一看,羡慕羡慕。”

  “就是啊小蝶,moo的公主裙一定好漂亮吧。”

  夏小蝶笑,“你们不要急,我这就去换。”

  这时孔真儿一把拉住了夏小蝶的手,“小蝶,你看,夏夕绾下楼了。”

  夏夕绾真的下楼了,身上穿着那条moo的公主裙,粉色长裙衬的她纤柔莹润,束腰的款式掐着盈盈一握的腰身,气质清纯纤灵,真是20岁的小公主了。

  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大厅不知何时就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刷”一下的落在了夏夕绾的身上。

  众人的眼睛里闪过了惊艳。

  夏小蝶拽了一下拳,虽然夏夕绾穿moo公主裙在她的计划里,但是看着夏夕绾颠倒众生的模样她就嫉妒的恨不得夏夕绾原地消失。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