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对,陆寒霆的眸色有些冷冽幽然,安静看着人不动,让人心慌。

  夏夕绾避开了他的目光,“今晚,谢谢你了。”

  看着她躲闪的样子,陆寒霆勾唇,俊脸上有笑意,但笑意不达眼底,“除了谢谢,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了?”

  夏夕绾轻咬了一下红唇。

  这时陆寒霆抬手,修长的手指突然落在了她领口的衣扣上。

  夏夕绾瞳仁一缩,迅速按住了他的大手,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陆寒霆看着她,几分讥讽的嗤笑了一声,然后将她领口散落开的那两颗纽扣给扣上了,“你说我想干什么,跟你车震?”

  夏夕绾每一次都说不过他,看得出来他现在心情很不好,整个人也变得咄咄逼人了起来,他不是不会羞辱一个人,他羞辱一个人起来简直是扒皮抽筋的。

  夏夕绾被逼的节节后退,有些难堪,雪白的耳垂更落了一层薄红,“我想去医院看林婶。”

  “恩,等一会儿就到。”

  夏夕绾想起身,离开他的怀抱。

  但是搂在她纤柔腰肢上的那条手臂如铁箍般强硬有力,不容她离开,她不安的动了两下,引来了男人不悦的蹙眉,他的手掌在她凹下去的腰窝上捏了一把。

  夏夕绾疼的拧眉,不敢再乱动。

  此时的商务豪车驶上了高速,外面璀璨的霓虹灯透过蹭亮的车窗流泻了进来,将陆寒霆英俊精致的五官镀的无比绚烂,好看的一塌糊涂。

  他觉得心口闷闷的,喘不上气,他伸手扯了一下脖间的领带,“记得我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

  他说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打电话给他么?

  夏夕绾拽着身上的衣衫,将衣衫拽成了一团褶皱,有些话必须说清楚了,她不想再玩暧昧,“陆先生,我记得你说过的话,我承认今天晚上我有些莽撞,如果你没有及时赶来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无法预料,但是,我不想什么事情都麻烦你,毕竟我们只是和平协议的关系。”

  只是和平协议的关系…

  陆寒霆眸色沉了下去,“你真是这样想的?”

  夏夕绾点头,“恩。”

  陆寒霆收回了自己的手臂,“没良心的东西,现在就从我的大腿上滚下去!”

  夏夕绾没见过他发脾气的样子,但他现在已经很可怕了,夏夕绾连滚带爬的下去了,自己坐在了一边,尽量不去占地方。

  陆寒霆见她如此乖顺的模样都要气笑了,他让她滚下去她就滚下去么,什么时候她这么听话了?

  ……

  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半个小时后到达了医院。

  林婶已经进了vip病房,打了点滴,加了心跳监测仪,还有专业的看护照顾着了。

  夏夕绾知道这些都是陆寒霆为她做的,他是一个思虑周全的男人,成熟而睿智,让人忍不住的心安,想要去依赖他。

  林婶昏迷着,还没有醒,情况并不是太好。

  夏夕绾坐在床边握住了林婶冰冷而年迈的手,心里十分的难过。

  这时头顶响起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先吃点东西。”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