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是男人,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喜欢看美女,陆寒霆从小身边围绕的都是美人,都有了免疫力。

  但是看到夏夕绾这张清丽绝色的小脸,他深邃的瞳仁还是微微收缩了一下,他想象过她的容貌,性情聪慧灵动的她脸蛋肯定不差,但他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美。

  陆寒霆抬手,想摸她的脸。

  但是夏夕绾已经快速的将面纱戴了起来,“陆总,你看也看了,那我先走了。”

  夏夕绾用力的推开他,跑了出去。

  ……

  夏夕绾进了洗手间,用冷水拍了一下小脸,然后将水珠给擦干净。

  她从小就戴面纱,其实给别人看也没什么不行,但这张脸会给她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后来戴成习惯了,她又从乡下回来,还没有人看过她的脸。

  他是第一个。

  夏夕绾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去,下一秒她就在回廊里看到了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躯。

  陆寒霆来了,挺括的后背慵懒的倚靠在墙壁上,单手抄裤兜里,单手夹着一根香烟在抽。

  回廊昏黄的灯光将他英俊精致的侧颜镀出几分瑰丽,一身黑衣的他难掩成熟冷贵之气,他守在女洗手间门口,更像是招摇,已经惹的路过的女孩们频频回顾。

  夏夕绾承认陆寒霆特别有魅力,他就像是一块铁石,那骨子里与身俱来的优雅绅士和漫意的情调牢牢的吸引着人的目光。

  他这两天酗烟。

  夏夕绾上前,想直接离开。

  但是他一条大长腿伸了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夏夕绾抬眸看他,“陆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见色起意了?”

  陆寒霆站直身,高大的身躯挡在了她的面前,他的目光流连在她被面纱遮住的绝色小脸上,然后伸出夹着香烟的手指,想去摘她的面纱。

  夏夕绾将他推开,直接跑了。

  陆寒霆看着她远去的俏影,勾了一下薄唇。

  这时霍西泽走了过来,一脸的八卦,“二哥,怎么样,二嫂究竟是貌丑无颜还是貌似天仙?”

  陆寒霆睨了霍西泽一眼,“收起你的好奇心。”

  霍西泽委屈的缩了缩脖子,这时他突然道,“二哥,你裤子这里怎么了,像是沾上什么了。”

  陆寒霆垂眸一看,他的黑色西裤上有一处变得暗沉,像是沾了什么水。

  刚才坐在他大腿上的只有夏夕绾。

  “二哥…哎,二哥,你去哪里啊?”

  ……

  夏夕绾出了1949酒吧,准备回幽兰苑。

  这时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她来电话了。

  陆寒霆打来的。

  他打电话给她干什么?

  夏夕绾不想接听,所以将手机放在了包里。

  这时一辆公交车开了过来,夏夕绾上了公交车。

  公交车上人很多,没有座位,夏夕绾站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繁华风景。

  你们快看,有一辆跑车在追我们的公交车!

  那是阿斯顿马丁跑车吧,全球限量三台,价格在600万美金,天哪,好炫酷啊!

  跑车里的那个男人好帅啊,哇哇哇,我要晕了。

  他在看我!

  做梦吧你,他在看我!

  身边一阵骚动,尤其是年轻的女孩们差点就要尖叫出声了,夏夕绾扭头,顺着众人的方向看去。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