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来到沐浴间门前,抬手“叩叩”的敲了门。

  很快,门打开了。

  夏夕绾躲在门后面,脸上并没有戴面纱,但是门板挡着她的小脸,看不见,一双澄亮干净的翦瞳露了出来,看着他,然后伸出小手,“陆先生,辛苦你了,给我吧。”

  沐浴间里蒸蕴的热气跑了出来,带着沐浴乳的芬芳,陆寒霆看着她露在外的娇肌,牛奶白,上面还挂着细小晶莹的水珠,很像是古代媚惑君王不早朝的一代妖姬。

  陆寒霆将卫生棉还有干净的换洗衣服都递给她。

  夏夕绾伸手去接,但是,他没有松手。

  干什么?

  夏夕绾拽了一下。

  他还没有松。

  夏夕绾抬头,看着他。

  陆寒霆看着她水灵灵的眸子,快要生气的样子,他缓缓勾了一下薄唇,将手给松开了。

  夏夕绾接了衣服,迅速将门给关上了。

  她觉得自己的脸又红又烫的,陆寒霆那男人太会撩了!

  ……

  陆寒霆站在落地窗边抽烟,这时沐浴间的门开了,夏夕绾走了出来。

  她穿了一条车厘子色的吊带长裙,细细的肩带挂在她莹润的肩上,少女身段一览无余。

  她很适合这种暗红色,特别衬肌肤,他买的时候就觉得她穿上一定好看。

  肌肤赛雪的女孩,气质清丽纤尘,能hold住所有高级的颜色。

  夏夕绾澄亮的翦瞳落在他的俊脸上,轻轻拧起了秀眉,“你怎么又抽烟了?”

  陆寒霆单手抄裤兜里,没说话。

  夏夕绾走过去,查看他左手的伤势。

  那天晚上他往镜子上砸了一拳,划了好几道血口,看样子是处理过了,已经结痂了。

  “怎么,心疼了?早知道现在心疼,当时说那些话气我干什么?”

  夏夕绾放开他的手,转身就要走。

  陆寒霆一把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摁怀里,然后将她推抵到落地窗上,避开她的口鼻,他将嘴里的一口烟雾都喷洒在了她的小脸上。

  夏夕绾没料到他会这样做,直接被烟味呛到了,咳嗽了起来。

  “陆先生,你干什么,有完没完?”夏夕绾推了推他。

  陆寒霆低笑了一声,“问有完没完的人该是我,你为什么突然推开我,就算判我死刑,也要给我一点理由吧?”

  夏夕绾不想说的,戳破这层纱,彼此都难堪,但是既然他现在这么咄咄逼人的问了,她也就将话说开了。

  “接你电话的那个女人是谁?”

  陆寒霆怔了一下,迅速蹙眉,“什么?”

  夏夕绾伸手抢过了他指尖的香烟,然后在他的目光里自己抽了一口,他个子太高了,不方便行事,所以夏夕绾伸手拽住了他脖间的领带将他英俊挺拔的身躯往下拉。

  陆寒霆手撑在她的身侧,低下来的瞬间夏夕绾就学着他的模样将自己嘴里的一口烟也吐到了他的俊脸上。

  陆寒霆喉头滚动,大手掐着她的软腰将她摁回墙壁里,低声警告道,“好好说话,别勾引人!”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