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将她的手指含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颤了颤,迅速将自己的手指抽了回来,“我上楼去处理一下。”

  夏夕绾转身上了楼。

  一边的华容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陆寒霆竟然这么紧张一个女佣,还含住她的手指?

  这可是情人之间的亲昵。

  ……

  卧室里。

  夏夕绾站在沐浴间的盥洗台前用冷水冲着自己被烫伤的手指,烫伤不是很严重,已经不疼了。

  不过,手指被他含住的感觉还在。

  柔软,带着微凉,能够瞬间缓解她受到的疼痛。

  夏夕绾关了水龙头,她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既然带了华容回家,为什么还在跟她暧昧不清?

  夏夕绾又不是傻白甜,不至于连一个男人对她有想法都看不出来。

  今天晚上华容留宿这里,他会跟华容发生些什么?

  夏夕绾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再出去,不久后,“叩叩”两声,有人在敲门。

  是陆寒霆么?

  夏夕绾迅速打开了房间门,可是外面不是陆寒霆,而是华容。

  夏夕绾无法理会自己的失望和失落,她看向华容,“华总监,你找我有事?”

  华容看着夏夕绾,女孩戴着一块面纱,无法辨别她的脸蛋好看不好看,不过她有一双黑漉漉水汪汪的翦瞳,让男人看了就会心痒,怪不得陆寒霆对她如此的不同。

  华容勾起了烈焰红唇,“你说你是这里的女佣,现在我有一件事让你去办。”

  华容虽然是笑的,但是夏夕绾已经感觉到了她争锋相对的敌意,“华总监,你请说。”

  “你出去给我买一盒避孕套回来,今晚我要用。”

  夏夕绾一滞,“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陆寒霆的意思?”

  “谁的意思还不是一样么,今晚我留宿这里,寒霆也点头了,我们之间肯定会发生些什么。”

  说着华容上下打量了夏夕绾一眼,然后无比自信的挺起了自己傲人的胸膛,“你一个小小的女佣是不是也想勾引寒霆,寒霆也许想尝尝鲜才逗弄你这朵小野菜的,你看看你的身材能跟我比么,我前凸后翘,s曲线,寒霆真正喜欢的人是我!”

  夏夕绾已经感觉到了华容满满的自信,的确两个人一比,她是少女的纤柔清丽,而华容热辣如火,满是女人的风情和妩媚。

  夏夕绾就想起陆寒霆那表面一本正经但骨子里坏坏的样子,他一定是拒绝不了华容这挂的。

  垂在身侧的两只小手拽成了小拳,夏夕绾冷声拒绝道,“既然他喜欢你,也一定喜欢你亲手买的避孕套,去吧。”

  夏夕绾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

  吃了一个闭门羹的华容真是气爆了,她故意对着一个女佣大声道,“你给我出去买一盒避孕套,哦不,是两盒!”

  ……

  夏夕绾纤柔的后背紧贴着门板,她当然也听到了华容的话。

  心里很难受很难受,她伸手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今晚陆寒霆真的会碰华容么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