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一声,离婚协议书被夏振国用力的甩了过来,打的李玉兰觉得脸很疼。

  “这是什么?”李玉兰低头一看,“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撞入了视线,“离婚?夏振国,你竟然…要跟我离婚?”

  李玉兰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振国,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夏振国脸色阴鹜的能滴出水来了,“你去外面看看人家怎么评价我的,我已经抬不起头来了,夏氏医疗也要破产了,夏家快要毁在我手上了,李玉兰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拜我所赐?”李玉兰觉得怒火中烧,她紧拽着床单嘶吼道,“夏振国,你扪心自问,婚后我是怎么帮助你的,我为你,为了这个夏家奉献了多少!”

  夏振国冷笑,阴沉的将她盯住,“我让你跟别的男人上床了么,李玉兰,你就是一个贱人!”

  李玉兰一僵,眼泪迅速掉了出来,她慌乱的解释,“振国,我以前是混娱乐圈的,有个干爹大佬很正常,你不是说过不介意我的过去么,婚后那是因为…因为我要帮你啊,我在外面需要应酬男人,你不是一直夸我贤惠能干么?”

  “够了李玉兰,不要再说你是为了我为了夏家,我看你就是为了自己,你想坐稳夏夫人这个位置,你骨子里就是贪慕虚荣的!”

  李玉兰笑了,她又哭又笑的像疯了一样,“夏振国,你现在要跟我离婚不就是看我没有利用价值了么,你想一脚将我踹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一直爱着夏夕绾的妈咪林水瑶!”

  提到“林水瑶”这个名字,夏振国迅速拽紧了拳,“闭嘴,我说过你根本就不配提这个名字!”

  “我为什么不能提,我偏偏要提,夏振国,其实你就是一个可怜虫,你深爱着林水瑶,但是她不爱你,夏夕绾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林水瑶从来没有让你进过她的房间!”

  “像林水瑶那样神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看上你,夏家不过是她的一个驿站,你却对她有了非分之想,这么多年你竟然还对她念念不忘哈哈哈。”

  夏振国的眼眶赤红,他闭了闭眼才忍住打死这个女人的冲动,“多说无益,签字离婚吧。”

  夏振国走了出去。

  ……

  刚出去,夏小蝶跑了过来,这些日子她的心情像是过山车,现在她眼睛红红的拉住了夏振国的衣袖,“爸,妈受了很重的伤,我们快点送妈去医院吧。”

  夏振国冷冷的抽回了自己的衣袖,他厌烦的看着夏小蝶,“你看看你,这些年被你妈养的刁蛮任性,简直废了,一点用都没有,你妈疼死就算了,你也不要再来烦我!”

  夏振国想离开,这时他抬头就在前方的回廊里看到了夏夕绾那道清丽纤柔的身影。

  外间几度风雨,舆论一再发酵,夏夕绾一身衣裙纤尘娉婷的站在那里,安静从容。

  夏振国撞上了夏夕绾那双盈亮泛着潋滟水光的澄眸,虽然戴着面纱,他依稀可以预见她面纱下藏着何等精致到令人惊心动魄的绝色容颜。

  他曾经见过。

  深深的爱慕过。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