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丢在地毯上的小圆圆,…

  喵喵喵~

  我是猫,不是狗,为什么塞我一嘴的狗粮?

  这时老夫人也从厨房里出来了,“寒霆,绾绾,晚餐好了…哎,寒霆,你干什么,混账东西,快把绾绾放下!”

  老夫人要去追,但是陆寒霆动作快速的将夏夕绾抱入了房间,还把房门给关上了。

  老夫人,…

  ……

  房间里。

  夏夕绾完全没有料到他竟然又抱自己,她不过就想躲起来吓他一下的,怎么知道他这么大的反应?

  她也九十斤的人,他说公主抱就公主抱,体力太好。

  她还能听到奶奶气急败坏的叫声,他还真是…不要脸!

  “陆先生,你先放我下来,我有话跟你说。”夏夕绾迅速道。

  陆寒霆眸里染着温存宠溺的笑意,“陆太太,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除非你说你这些日子想我了。”

  “…陆先生,你先放我下来,我给你买礼物了!”

  陆寒霆英气的剑眉一挑,有点兴趣,“真的?”

  “恩,我现在就拿给你!”

  夏夕绾从他怀里跳了下来,去拿礼物。

  陆寒霆英挺的后背慵懒的贴着门板,刚脱了西装外套,他身上是白色衬衫加商务马甲,男人精硕的胸膛和挺括的肩胛连成一条性感的弧线,下面是紧窄的腰身,霸屏的大长腿,哪怕随意站着不动都堪比那些让人舔屏的国际台模。

  陆寒霆的目光紧随着夏夕绾纤柔的身影,她穿了一条白色蕾丝缀花的小洋裙,长发飘飘,颊边的秀发被掖到了耳后,清丽纤尘的气质里透出几许勾人。

  陆寒霆滚动着喉结,他伸手扯了扯脖间的领带。

  夏夕绾回眸的时候就撞上了他的目光,他懒散的贴在门边,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自上而下,肆意打量。

  单手还抄在裤兜里,领带却歪在了一边,简直是…斯文败类!

  夏夕绾打开了精美的盒子,将自己挑选的皮带递给他,“呐,陆先生,送给你。”

  陆寒霆看了一眼,黑色皮带,金属泛冷的皮扣,简单精致,是他平时穿戴的风格。

  陆寒霆伸手去接。

  夏夕绾想收回手,但是陆寒霆动作快速的一扯,她直接跌落进了他的怀里。

  “陆先生,你干什么?”夏夕绾迅速站稳了身。

  这时陆寒霆握住了她两只小手,放在了自己精硕腰间的皮带上,“打开,我现在就要戴上你送的礼物。”

  这个人强势惯了,喜欢她送的礼物也不明说,还命令她做一些让人面红心跳的事情。

  夏夕绾心里有些甜甜的,顺从的帮他打开了皮带。

  这时头顶就响起了他低沉磁性的笑声,“上一次还打不开皮带,这一次就打开了,你不懂的事情,我以后会慢慢教你的。”

  “…”

  夏夕绾抬眸瞪了他一眼,“陆先生,我一点都没有冤枉你,你…好…色!”

  陆寒霆就喜欢她生气的样子,澄眸圆瞪,分外的鲜活和明亮,他应了一句,“恩,只对你一个人色。”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