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不想再跟他继续这样的话题,她将新买的皮带系在了他的身上,满意的点了点头,“真好看。”

  陆寒霆这身材不用夸的,其实系什么皮带都好看。

  “你送我皮带是什么意思,想要牢牢的拴住我的人?”

  “错了。”夏夕绾摇了摇头,她一把拽住了他的皮带将他拽过来,然后扬着小下巴高调的宣誓道,“我送你皮带的意思是…以后你的皮带只能由我打开!”

  陆寒霆眸色一暗,里面跳跃出簇红的火苗,大手按着她的香肩将她推到床上,他单膝压上去,“陆太太之命,陆寒霆不敢不从!”

  夏夕绾倒在了柔软的床铺里,三千青丝潋滟的散落了下来,她抬起身,在他的俊颊上软软糯糯的亲了一口,“陆先生真乖~”

  陆寒霆伸手,揭开了她脸上的面纱。

  夏夕绾还很小,清丽绝色的五官刚长开,眉眼的稚嫩和过于美丽的精致让人都不忍亵渎她,可又想将她摧毁占有。

  陆寒霆伸手捧住了她绝色的小脸,然后对着她明艳的红唇吻了下去。

  夏夕绾大概知道他很喜欢自己这一张脸,近乎迷恋的感觉,她躲了一下。

  陆寒霆抬起眼皮,声音沙哑的问,“怎么了?这些日子,真的不想我?”

  夏夕绾被他低哑呢喃的嗓音蛊惑到不行,这男人很要命,她的耳朵都快怀孕了。

  “陆先生,色色的你…让我有些害怕。”

  陆寒霆两只大手撑在她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怀里的女孩,她还是太小了。

  “怕就闭上眼。”他说。

  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颤,迅速把眼睛闭上了。

  陆寒霆伸手扯下了金色的床幔,大手搂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肢翻了一个身,让她坐在他怀里。

  陆寒霆将英挺的后背抵在床头,“这样就不怕了,如果怕可以随时从我身上下去。”

  夏夕绾现在就想下去。

  但是陆寒霆拽住了她,转移了话题,“这是什么?”

  他用目光指了指那个荷包。

  夏夕绾迅速将荷包捡在了手心里,“这是奶奶去寺庙里给我求的,说是…得子符…”

  陆寒霆看了一眼荷包上用金丝线勾出的那个“陆”字,淡哑的应了一声,“恩,奶奶给你的东西,好好收着。”

  “知道了。”夏夕绾乖巧的应着,奶奶送的东西,就算是得子符,她也会倍加珍爱的。

  夏夕绾想将荷包放起来,但是这时视线里一黑,陆寒霆铺天盖地的亲吻就落了下来…

  ……

  翌日清晨,夏夕绾是被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小手摸到了手机,她接通了电话,“喂。”

  很快,一道如黄莺般悦耳的嗓音就缓缓传递了过来,“绾绾,是我,妍妍。”

  夏夕绾睁开了眼,此时璀璨的晨曦已经透过层层窗幔镀洒了进来,一室的温暖。

  眸里的惺忪睡意在一瞬间散去,夏夕绾缓缓勾起了红唇,“夏妍妍,你回来了?”

  夏妍妍在那端温柔的笑,“是啊绾绾,我回来了,一晃眼都十年了,好久不见。”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