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夜瑾看着她,没有说话。

  叶翎伸出两只小手抵上他精硕的胸膛,用力的将他给推开了。

  两个人之间缠绕的暧昧迅速吹散。

  “夏夕绾刚才喝了一杯one-night-stand,包厢里那杯鸡尾酒,你有没有动过?”顾夜瑾问。

  one-night-stand?

  叶翎迅速拧眉,她没有想到那杯鸡尾酒是one-night-stand,刚才绾绾可是喝了一整杯。

  “我没喝。”

  叶翎说完就拿出了手机,给夏夕绾打电话。

  但是那端的手机铃声响了好几遍,都没人接听。

  叶翎准备再打,但是顾夜瑾拿走了她的手机。

  叶翎拧眉,“你干什么,把手机还我,我给绾绾打电话。”

  “那是不是他们表演活-春-宫的时候你也要去当观众?”

  “…”叶翎愤然抢过了自己的手机。

  顾夜瑾掀了掀薄唇,“西泽已经给寒霆打电话了,夏夕绾的事情不用你操心,现在我送你回家。”

  ……

  另一边的霍西泽拿着手机已经拨出了陆寒霆的号码,很快,电话被接通了,陆寒霆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传递了过来,“喂,西泽。”

  “二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估计你要打死我。”

  陆寒霆在开车,黑色衬衫的衣袖往上叠了两道,露出结实的小臂,戴着名贵腕表的大手按着方向盘,劳斯莱斯幻影豪车平稳有速的行驶在繁华的车道上。

  夏夕绾坐在副驾驶座上,已经醉眼迷离了,整个人都在飘,还慢慢的浑身发热。

  “好热啊…”

  夏夕绾伸手扯开了脖间的蝴蝶结,还一下子扯落了两颗纽扣,露出了里面白腻的娇肌。

  真的好热。

  夏夕绾还打算脱衣服。

  这时身畔传来了陆寒霆的嗓音,“别脱了,恩?”

  别脱了,恩?

  夏夕绾迅速扭头,她一双迷离的澄眸撞上了陆寒霆那双狭眸,只见陆寒霆的目光从她绝色的小脸慢慢往下移,辗转到了她白腻生香的娇肌上…

  夏夕绾自己垂眸一看,她漂亮的蝴蝶扇骨下面隐约看到了起伏的弧线,十分的诱人。

  夏夕绾脑袋一懵,又傻傻的看向陆寒霆。

  陆寒霆也看着她,漫不经心的滚动着喉结,“别脱了,不然我就要将你看光光了。”

  “…”

  夏夕绾瞬间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领口,理智回笼了一些,天哪,她在做什么?

  在陆先生面前脱衣服?

  她伸手捂了一下自己的脸蛋,脸上又红又烫,体温步步攀升,好难受啊。

  陆寒霆双目注视着前方,应了电话里的霍西泽一句,“说,什么事?”

  “二哥,刚才夏夕绾在酒吧里喝了一杯one-night-stand。”霍西泽道。

  陆寒霆自然知道one-night-stand是什么,他剑眉一蹙,这时鼻翼里萦绕来一股清甜的少女芬芳,夏夕绾纤柔的身体直接倒在了他英挺的肩上。

  夏夕绾将小脸贴在他肩上像小猫一样的蹭,低哝软语道,“陆先生,你摸摸看,我是不是高烧了…我好热…”

  夏夕绾嗅到了陆寒霆身上那股成熟男人的味道,干净且清冽,这味道就像是沙漠里遇到了一汪清泉,不断的吸引她去靠近。

  夏夕绾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小嘴撅起就往他不可挑剔的俊脸上亲去。

  陆寒霆在开车,被她这么一偷袭,他手里的方向盘差些失控。

  叮。

  后面传来了刺耳的汽车鸣笛声。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