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不喜欢她,那这么多年你还宠着她干什么,整个四九城都知道你变态的宠着她!”

  顾夜瑾看着顾夫人,轻敛了一下俊美的眼睑,然后低声道,“毁了一个人最好的方式难道不是将她捧上天,然后再让她摔在地上么,这么多年我一步步的让她爱上我,18岁成人礼那一天在她满心欢喜的将自己全部托付的时候,我再让她知道,其实她什么都不是,我爱的是别的女人,妈,我这样做,你难道还不满意?”

  被这么一说,顾夫人当然满意了,她也很开心的看着两年前叶翎搬离了顾家,只身一人离开了海城。

  她这么一走,就是整整两年。

  可是顾夫人不满的是,叶翎到底是跟自己的儿子发生了关系,这让她觉得厌恶。

  她的丈夫深深的迷恋着孙怡,孙怡生前跟她闹离婚,孙怡死后让她变成活寡妇,现在她自己的儿子又睡了孙怡的女儿叶翎,这种错综的关系让她深深的不喜。

  “夜瑾,妈这一辈子过得特别的失败痛苦,”顾夫人眼眶发红的看着顾夜瑾,“你爸和孙怡折磨了我一辈子,在我成为废人的那一晚里我曾经抱着一瓶安眠药准备自杀,但是你推门而入了,夜瑾,妈妈舍不得你,妈妈想要陪着你一起长大,看着贵为顾家长子嫡孙的你成家立业,拥有美满的一生,你是妈妈活下去的冲力,全部的希望,所以你千万不要让妈妈失望,如果你也抛弃了妈妈,那妈妈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顾夜瑾走上前,在顾夫人面前半蹲下来,他拿过毛毯盖在了顾夫人残疾的双腿上,低声呢喃道,“妈,我知道了,我不爱她,我是不会爱她的。”

  他不知道说给顾夫人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顾夫人到底是心疼自己儿子的,她摸了摸顾夜瑾的头,“夜瑾,那妈妈先回去了,妈不想逼你,你人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这一次叶翎回来,希望你自己处理好。”

  黑衣保镖走了进来,将顾夫人给推走了。

  ……

  顾夜瑾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然后他抬眸,看向楼上的房间。

  那扇房门紧紧的闭着。

  顾夜瑾抬脚上楼,推开了房间门,房间里空无一人。

  叶翎已经不见了。

  她去哪里了?

  这扇门一直关着,她怎么出去的?

  顾夜瑾眸色一沉,迅速走进了阳台,阳台的窗户开着,下面的草坪上有摔落的痕迹。

  她是从二楼阳台跳下去的!

  顾夜瑾俊美的眉心里覆上一层阴鹜的寒霜,他拿出手机打电话,人已经下了楼,拿着车钥匙就出了别墅大门。

  叶翎的电话打不通,那端传来着机械的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

  顾夜瑾眼角猩红,这两年她真的变了很多,从乖巧软糯变得明艳带刺,明明那么怕疼的她,现在已经可以从那么高的阳台上往下跳。

  这时有冰冷的雨滴打在了他的手上,下雨了。

  ……

  雨很大,街上的行人打着伞,都在焦急的往家赶。

  叶翎一撅一拐的走在大街上,她腿上摔流血了,鲜血顺着她白腻的肌肤往下滑落,最后没落进了地上的小水塘里。

  她身上的衣服全湿,又痛又冷,像个落汤鸡。

  实在走不动了,应该离的很远了,叶翎坐在一个小花坛边,蜷着双膝,缓缓的抱住了自己。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