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翻出了一枚硬币,然后她抬着小下巴,以无比土豪又倨傲的神色将这枚硬币递给了陆寒霆,“呐,陆先生,这是今晚给你的小费~”

  拿着一枚硬币当小费?

  陆寒霆挑了一下英气的剑眉,“去洗澡。”

  去洗澡…

  醉酒的夏夕绾贝齿咬了一下红唇,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刚才嘴巴不老实,现在身体倒很诚实,想跟我鸳鸯浴?”

  陆寒霆看着她,“自己去洗。”

  “…”

  原来他不是要鸳鸯浴,而是让她自己去洗。

  夏夕绾不乐意了,她生气的剁了一下脚,“为什么要我自己去洗,我要跟你一起去洗!”

  陆寒霆觉得自己快招架不住了,他第一次看见她喝醉,原来喝醉了的夏夕绾这么热情又磨人,像个小妖精。

  他的大手往下移,来到她的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低哑的嗓音强势不容置喙,“听话,恩?”

  夏夕绾一个激灵,几乎已经沉迷在了他强大成熟的男人气场里,她踮起脚尖就去亲他,“我要亲亲~”

  陆寒霆侧头一避,没有让她的红唇印在他的俊脸上。

  他松开了她,拔开长腿去到落地窗边,单手拿着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贴在耳畔,还抬起修长的手指扯了一下衬衫纽扣。

  现在已经是夜晚,伫立在幽兰苑的落地窗边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霓虹夜景,那万家灯火透过蹭亮的玻璃窗都变成了男人的背景墙,他英挺矜贵,又成熟弥漫的样子简直像块磁铁石般牢牢的吸引着人的目光。

  夏夕绾站在原地,很生气。

  这时陆寒霆侧眸,深邃的狭眸看了她一眼,然后用目光指了指沐浴间,意思让她快点进去洗。

  不怒而威。

  夏夕绾纵然再生气,也有点不敢违背他,只能哼哼唧唧,十分不情愿的进了沐浴间。

  陆寒霆手里的电话被接通了,霍西泽的声音迅速传递了过来,“喂,二哥,你这春宵一刻的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陆寒霆蹙了一下俊眉,“我问你,喝了one-night-stand有什么解药?”

  “我艹二哥,你磨磨唧唧的在干什么,要什么解药啊,你就是解药,原装进口!”

  “再废话,信不信我踹你?”

  “行行二哥,是不是夏夕绾揭开面纱太丑了,你下不去手,那就把她按在冷水里,多泡一会儿…”

  霍西泽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沐浴间里传来了女孩的一声尖叫。

  陆寒霆叉着腰,心里低咒了一声,她真的太磨人了!

  将手机挂断然后扔了,陆寒霆迈着长腿就进了沐浴间。

  沐浴间里,夏夕绾站在马桶边,她捂着通红的小脸在尖叫。

  “怎么了,别再叫了。”陆寒霆出声。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