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很委屈的表情,“我想尿尿,但是我掏了掏,发现我的…小丁丁…没有了…”

  说着夏夕绾还做了一个男生尿尿的动作。

  “…”

  陆寒霆扶额,简直无以对。

  “为什么我的东西没有了,是不是…有人偷走了,那我还怎么尿尿啊,谁…偷的,是不是你…”

  夏夕绾一双黑漉的翦瞳怀疑的在他身上打转,然后扑过去,直接伸出小手,“肯定是你偷的,我要…搜身,快点给我检查一下…”

  意识到她在干什么,陆寒霆闪电般的扣住了她乱动的小手,一把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夏夕绾,你再闹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夏夕绾是撞到他的怀里的,男人精硕的胸膛犹如铁铸,无比的结实,她撞上去就觉得自己骨头都要散架了,好痛。

  白皙的眼眶迅速就变红了,纤长的羽捷眨巴眨,她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你干什么,你把我弄疼了…陆先生,我是不是不漂亮了?”

  陆寒霆看着她仰起的巴掌大小脸,五官精致清丽,眉眼如黛,每一分线条都是精心勾画,绝色动人。

  “漂亮。”他哑声道。

  “骗人!”夏夕绾不相信,她嘟起双腮表示很生气,“我一定是变得不漂亮了,色色的陆先生不喜欢了…所以,都不要跟我亲亲了…”

  陆寒霆眸色倏然一暗,仅存的理智轰然崩塌,本来不想在她醉酒的时候欺负她,毕竟她还是一个女孩。

  但是,她一再的撩拨他,挑战他作为男人的底线。

  “这可是你自找的!”

  陆寒霆低头,狠狠的堵上了她的红唇。

  夏夕绾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的呼吸被他强势的夺走了,不是没亲过,但这一次他亲的十分凶残,不允许她有丝毫的反抗和退缩。

  他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了她有多漂亮,而他多喜欢她。

  陆寒霆搂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往后退,将她推进了磨砂玻璃门里,将她抵在墙壁上。

  夏夕绾的脑袋晕乎乎的,她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她丢失的东西还没有找到。

  她伸手推了推他。

  陆寒霆放开了她红肿的唇瓣,哑声问,“又怎么了?”

  “我…我的东西还没有找到,你给我搜搜看,我看…究竟是不是你偷的…”她十分执着这个问题。

  陆寒霆敛了一下俊眸遮住眼角的猩红,在她的小手放在他身上时,他抬手打开了花洒。

  冰冷的水一下子就从夏夕绾的头顶灌了下来,她身上本来像火烧,现在冰火两重天,她吓得尖叫一声,小鹿乱撞的直往陆寒霆的怀里钻。

  陆寒霆大手摁着她的香肩,无情的将她摁回了墙壁上,让她冲淋这个冷水。

  夏夕绾像个弱小的落汤鸡,浑身都湿透了,潮湿的长发狼狈而凌乱的缠在她绝色的小脸上,理智也在慢慢的回笼。

  “陆寒霆,你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快放开我,好冷啊!”夏夕绾怒气冲冲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女孩眸底的迷离柔媚已经消失了,恢复了往日的清丽灵动,现在还盛满了对他的怒火,陆寒霆缓缓勾了一下薄唇,“清醒了,那你还要不要搜身,惦记不惦记我身上的东西了?”

  “….”

  夏夕绾的脑袋“当”一声,成了一团浆糊,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浮现在了眼前。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