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陆寒霆一直惦记着她身上的伤,不能问,不敢问,现在她主动送上了门,他就肆无忌惮了起来,一定要看一下她身上的伤。

  碎花雪纺衫揭了上去露出了她的肌肤,那些被咬破的青紫伤口已经都好了,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她的肌肤牛奶白似的,肤如凝脂。

  “不要再看了。”

  这时夏夕绾将他戴着名贵腕表的大手给推了下去,遮住了自己的娇肌,不让他再看。

  陆寒霆抬眸看着她,声线沙哑,“真的都好了?”

  “对啊,伤的又不是很重,我抹点药膏就好了,不过…这里还有点疼。”夏夕绾拉着他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细嫩的粉颈上。

  陆寒霆看了一下,当时他就着她的血管深深咬下去的,其他地方的伤都好了,就这里还有一道浅痕,隐约可以看到他的齿印,可以想象得出当时他咬的有多狠。

  陆寒霆将俊脸埋在她的粉颈里,贪婪的吸着她身上那股令他着迷的少女体香,薄唇落在那个伤痕上,反复的亲吻,“我很抱歉,对不起…”

  道歉是最苍白的话语,但是此刻他只能反复说着这样的话。

  “恩,这一次就原谅你了,不过你以后不要咬我了。”夏夕绾勾唇笑道。

  陆寒霆薄唇往上,亲她雪白的小耳垂,“不咬了,顶多就是这样,轻轻的咬一下。”

  他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夏夕绾迅速躲避,两只小手抵着他精硕的胸膛将他给推开,“好痒啊,陆先生,你越亲越…色情了。”

  她青涩的反应分明就是一张白纸,陆寒霆敛了一下俊眸让她还缠在他精硕腰身的两条细腿落在地上,然后扣着她的腰身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这样就色情了?”

  他有点看不起她的意思,夏夕绾挑着精致的柳叶眉,不甘示弱的回道,“那天晚上你还不够色情?”

  这时电梯到了,门开了,陆寒霆搂着她走了出去,“如果你真的好奇的话,我可以带你见识一下世面,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色情。”

  “…”

  夏夕绾觉得不能再跟他讨论这么不健康的话题,“陆先生,我发现你挺喜欢小姑娘的,等以后我老了,你会不会喜欢上其他小姑娘啊?”

  夏夕绾真的发现他喜欢清纯水灵的小姑娘,喜欢粉润俏妍的少女气,这很正常,像他这种权势地位的男人大都都喜欢年纪小的女孩子,女人的年龄和美貌是他们的消费品,他们可以肆意挥霍。

  她现在还小,可是以后会长大,然后慢慢变老的。

  陆寒霆低头看了她一眼,“在你之前,我身边又不是没有小姑娘,我并没有发现我对这一挂的多感兴趣,我不是喜欢小姑娘,而是因为你恰巧是小姑娘,我喜欢你,明白么?”

  夏夕绾心里一甜,果然是霸道总裁啊,连表白都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