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故事,夏夕绾纤长的羽捷翩跹的颤动了两下,然后收回自己的小手,不给他针灸了。

  陆寒霆睁开眼,“怎么了?”

  夏夕绾嘟了一下绝丽的脸蛋,“哦,没什么,我只是想本该是属于陆先生的小新娘却被自己的弟弟抢走了成了自己的弟妹,陆先生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陆寒霆迅速勾起了薄唇,抬手就去捏她水灵的小脸蛋,“小醋坛子,又吃醋了?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小婴孩,你在脑补些什么呢?”

  夏夕绾看着他,“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以前的小婴孩早已经长大了,能让陆先生惦记了这些年,又让陆先生的母亲这么喜欢的小女孩说不定已经貌似天仙了呢。”

  “自那日一别后,我母亲的那位故人就带着自己的女儿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所以她长大后的样子我真的没有见过。”

  “那这些年陆先生就没有找过?”

  被这么一问,陆寒霆蹙了一下英气的剑眉。

  就是他缄默的这两秒,夏夕绾已经准确的接收到了他的答案,他找过!

  夏夕绾抬脚,用力的踹他。

  陆寒霆没有设防,刚在美人恩里,哪知道她说踹就踹,所以他一下子从床上跌了下去,滚到了松软的羊毛地毯上。

  她竟然一脚将他踹下了床。

  陆寒霆是什么男人,想爬上他的龙床的女人多如牛毛,但敢将他踹下床的女人还真是头一次遇到。

  陆寒霆一张俊脸有点黑,薄唇抿出了一道不悦的弧线,气场凛冽强大。

  夏夕绾挑着柳叶眉看着他,一双黑漉的澄眸散发着清丽潋滟的光芒,“陆寒霆,我告诉你,我眼里可容不得沙子,夏妍妍还没有处理好,你又冒出来一个小新娘,这桃花一朵接一朵的开,比谁烧的都旺,你去找她们好了,不许再上我的床!”

  “小兔崽子,屁股痒了是吧?”

  陆寒霆低咒了一声,动作快速的起身压上了床,探手就去抓她。

  夏夕绾是生气的,但是还没有失去理智,见他气势汹汹的来抓她,她迅速躲。

  但是陆寒霆扣着她纤细的足踝就将她拖拽到了自己的身下,将她翻了一个身,他就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啪,一声。

  夏夕绾巴掌大的绝色小脸瞬间就红了,倒不是疼的,而是羞耻的,她去拽他的大手,“陆寒霆,不许变态!”

  陆寒霆将俊脸贴在她的长发里,低哑解释道,“我母亲没什么朋友,而且性情淡薄,喜欢的东西很少,那个女孩是我母亲极喜欢的,我承认这些年我找过,如果能找到,会像待亲妹妹一样待我母亲喜爱的这个女孩。”

  夏夕绾被压在身下就觉得他好重,他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快要将她压得喘不了气了,她还是不开心,哼了哼,“什么亲妹妹,你母亲给你生妹妹了么?我看你是想待价而沽,长得不好看的是亲妹妹,长得好看就是情妹妹!”

  陆寒霆的薄唇吻上她雪白的小耳垂,溢着几分宠溺和喜爱,没想到她吃起醋来这么泼辣,不过他喜欢。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