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振国道,“你好,夏夕绾是你们的少奶奶吧,我是夏夕绾的父亲,也就是你们的亲家,今天我来做客,想见一见我女婿。”

  “请稍等,我现在就进去汇报。”

  女佣进去了,李玉兰不屑的嗤笑,“不就是一个幽兰苑么,装的这么神秘有规矩,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住了什么顶级豪门呢。”

  夏振国也觉得脸上无光,刚才那个女佣竟然没有开门,还将他给挡在外面,真是岂有此理。

  ……

  陆老夫人在后花园里浇花施肥,这时女佣走了过来,“老夫人,外面有客到,说是少奶奶的父亲母亲,想见一见少爷。”

  陆老夫人拿着水壶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浇水,老夫人精明的双眼里露出一点笑意,“今天这是什么日子,牛鬼蛇神的竟然都找上门来了,是看我这个老太婆太无聊了,给我找一点乐子?”

  一边的管家福伯打了一个喷嚏,他知道老夫人又要算计人了。

  这夏振国和李玉兰也真是找死,主意打到了幽兰苑,也不看看幽兰苑里坐镇的人是谁?

  这时福伯就觉得老夫人一个眼神扫了过来,“福伯,你出去走一圈。”

  出去走一圈?

  福伯站着,不敢动。

  老夫人啧了一声,“福伯,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夏振国和李玉兰都能把你吓到了,以后别说你是我幽兰苑的人。”

  已经被推出去挡了n次枪的福伯瑟瑟发抖,动也不敢动的讪笑道,“老夫人,我不是怕他们,我是怕你,我总觉得我又要成炮灰了。”

  老夫人,“嘿嘿。”

  福伯,“…”

  ……

  夏振国和李玉兰在外面等啊等,都等好久了,就是不见人来。

  “振国,这幽兰苑究竟是什么意思,好歹我们也是亲家,这一杯茶水喝不到,还让我们站外面等了半个小时,我腿都站酸了,这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么?”李玉兰抱怨道。

  夏振国的脸色也不好看,这时女佣就出现了,走了过来,“不好意思,今天幽兰苑不见客,你们请回吧。”

  什么,不见客?

  那这半个小时就白等了?

  夏振国想和这个女佣理论一番,但是女佣没理他,直接转身回去了,夏振国差点气背过去。

  李玉兰眸色一沉,进不去幽兰苑,她就见不到夏夕绾那个鬼夫啊,这可怎么办?

  李玉兰抬头,这时突然看到了走出来的福伯。

  福伯是迫于老夫人的淫威出来走一圈的,本来就是60岁的老人了,现在心情不好,走出了弓腰,老态尽显,乍一看80岁都有了。

  女佣走到福伯的身边,还恭敬的欠了一个身。

  李玉兰双眼都亮了,“振国,快看,夏夕绾那个鬼夫,你女婿!”

  夏振国抬头一看,脸衰到了极点,他做好了一个鬼夫女婿的准备,但是没有想到这个鬼夫女婿年纪大的可以做他爹了。

  李玉兰人生里从来没有这么开心的时刻,她迅速拿出手机,偷偷的拍了一张福伯的照片。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