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像看傻逼一样的看了夏妍妍一眼,这位幽兰苑的老公就坐在你的身边,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呢?

  夏夕绾澄亮的眸子看着夏妍妍,“妍妍,说起来你跟我幽兰苑这位老公渊源颇深,当初如果没有代嫁这一出,那你就是幽兰苑的少奶奶了。”

  夏妍妍面色大变,她没有想到夏夕绾会咬自己一口,她怎么能跟幽兰苑那个鬼夫扯上什么关系呢,她要嫁的可是陆寒霆!

  “绾绾,我跟幽兰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会嫁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也不能这样毁我名节啊。”夏妍妍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叶翎,…你很快就会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夏夕绾勾起红唇,眸子里溢出了一丝嘲弄,“哦,原来是这样啊,既然你不想跟幽兰苑扯上半点关系,那以后不该你问的,你就把嘴巴闭上,不要问。”

  夏妍妍脸色一白,她发现自己被夏夕绾给绕进去了,在伶牙俐齿的夏夕绾面前,她竟然显得有些招架不住。

  这个夏夕绾实在太可恨了!

  夏妍妍当即委屈巴巴的看向陆寒霆,“陆总…”

  陆寒霆抬头,那双深邃的狭眸穿过层层烟雾看向了夏夕绾。

  夏夕绾心头一跳,她知道夏妍妍是来求证她和陆寒霆是不是真的分手了的,怕露出什么破绽,她迅速避开了陆寒霆的目光,装作陌生的样子。

  陆寒霆见她这样躲闪没什么情绪波澜,但是淡淡的蹙了一下剑眉。

  见两个人现在形同陌路,夏妍妍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

  霍西泽十分感兴趣的看着夏夕绾,他发现二哥的这个替嫁新娘火力挺猛了,比那个喜欢装的夏妍妍可爱多了。

  现在气氛有点尴尬,霍西泽迅速打圆场,“大家不要坐着了,我们打牌吧,夏美人,一起玩两局啊?”

  夏夕绾迅速想起自己曾经玩过牌还被陆寒霆给坑过的悲惨经历,她迅速拒绝,“我不会玩,我就不玩了…”

  叶翎却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绾绾,不会玩更要多玩玩,走啊,去玩牌。”

  叶翎不由分说的将夏夕绾给按在了牌桌上。

  夏夕绾,“…”

  陆寒霆也上牌桌了,坐在了夏夕绾的对面也就是牌桌的主位上,这时夏妍妍迅速凑了过来,坐在了陆寒霆的身边,“陆总,我看你打牌。”

  虽然分手是夏夕绾的计划,但是现在看着夏妍妍到哪里都像狗皮膏药缠着陆寒霆,夏夕绾心里还挺吃醋的。

  “好了,第一局开始了,现在开始发牌。”

  有人开始发牌,每个人手上都发了一张牌。

  其他两个陪玩的老总出了牌,都没有夏夕绾大,夏夕绾出牌的时候有点小脾气,直接将牌甩到了陆寒霆的手边去了。

  两个老总早就想八卦了,现在迅速道,

  ---夏美人,你这是干什么,你是不是在针对陆总啊?

  ---这整个海城没人不怕陆总的,我肿么觉得夏美人在…欺负陆总啊?

  ---前两天这网上也传的过分,什么傻白甜,什么小白脸,还什么小三…听听,这是人话么,竟然拿来形容我们的陆总!

  陆寒霆看了一眼甩到自己手边的牌,然后抬眸看向了夏夕绾。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