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茵茵离开了老夫人的肩膀,“妈,子羡和寒霆不同,子羡是天之骄子,将来陆家要交到他手上的,寒霆他是…是一个病人,他现在的睡眠障碍是不是更加严重了,他心里有病,发病的次数会越来越频繁,到时他体内那个阴郁暴戾嗜血的第二人格会完全取代他的,他相当的危险,妈你要离他远一点!”

  老夫人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还呵呵了两声,“原来你们都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们不知道呢。”

  陆茵茵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妈,你什么意思?”

  刚才还和谐温馨的客厅突然变得凝重压抑了起来,吴妈想送水果盘过来的,但是脚步也吓得僵住了。

  福伯接过了水果盘,给了吴妈一眼,意思让她下去。

  老夫人抬头,看着陆茵茵,“我为什么要回帝都城,你看你们过得多好啊,寒霆的父亲是一代商界帝王,你这个姑姑是医学殿堂圣黎院的校长,子羡那个弟弟是天之骄子没错了,20岁就成了帝都最年轻的院士,你们都知道寒霆有病,那你们为他做了什么?”

  “一个做父亲的有没有尽到做父亲的本分,你这个姑姑教书育人,那你有没有亲手教过寒霆什么,子羡从事医疗事业,救死扶伤,他有没有想过先拯救一下自己的亲哥哥?”

  “我不需要你们为寒霆做些什么,但是你们不要一上门就说寒霆有病,说他危险,一个被你们放弃了的孩子你们为什么还总是想着睬他几脚,他不是你们的骨肉血亲么,难道你们还想再一次的将他送进精神病院里去吗?”

  最后这“精神病院”四个字落下,陆茵茵的脸色白了一白,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拽成拳,她心狠道,“谁让他有那样一个亲妈,妈,你是不是忘了他妈是怎么勾引我的丈夫的,那时我都怀胎七个月了,我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孩子没了,子宫受创,我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

  血淋淋的往事被再次揭开,陆茵茵的眼眶迅速红了,眼泪扑簌掉了下来,“我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像我这种年纪的女人早已经儿女成群了,但是我被剥夺了一个做母亲的权利,妈你有没有可怜过我?”

  陆老夫人露出了痛心的表情,“茵茵,你…”

  这时“咚咚”的敲门声突然响起了,打破了这一室压抑窒息的氛围。

  老夫人和陆茵茵都扭头向门边看了过去,玄关处伫立着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躯,陆寒霆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单手抄裤兜里,单手拎着车钥匙“咚咚”敲了两下别墅的大门。

  玄关处光线很暗,男人精致英俊的面容隐在昏暗里看不真切,但是他一双深邃如寒潭的狭眸淡淡的看了过来。

  陆茵茵一僵,她快速的抬手擦干了眼泪。

  这时陆寒霆迈着长腿,脚步稳健的走了进来,他将薄唇勾出一道浅浅的弧线笑道,“姑姑,你来海城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好去接机。”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