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即将速度减了下来,路边停车。

  夏夕绾快速的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她找了一个路边的垃圾桶,弯腰就吐。

  今天晚上她还没有吃东西,就喝了一小口的红酒,干呕了几声,吐出了一点苦胆水,她难受的眼眶都红了。

  陆寒霆下了车,来到她的身边,他想抬手拍拍她的后背,但是大手僵在了半空,几秒后又收了回去。

  他将一块白色的方巾递给了她。

  夏夕绾止住了呕吐,接过方巾擦了擦嘴巴,然后抬眸看着他,“你生气归生气,但是下一次不许将车开的这么快,我不喜欢你开这么快的车,我也很难受。”

  陆寒霆看着她泛红的眼眶,那纤长的羽捷上甚至沾了几滴晶莹的泪珠,翩跹之下要掉不掉的,楚楚可怜。

  陆寒霆心里像是有一把刀在绞着,很疼很疼,将薄唇勾出了一道浅浅的弧线,他嗓音低哑的笑道,“我不是故意将车开的这么快的,刚才就像是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当我…又发病了吧。”

  夏夕绾看出了他眉心里的自嘲之色,她迅速拿出了一粒药丸递到他的唇边,“那你现在还好么,先把今晚的药吃了吧。”

  陆寒霆扭头,避开了。

  平时他都会乖乖的吃药丸,还配合她的针灸,这是他第一次拒绝服药。

  “你为什么不吃?”夏夕绾问。

  陆寒霆伸手接过了药丸,直接将药丸丢进了垃圾桶里,“吃了也没有用,我就是一个病人。”

  “哎,你干什么,你怎么能将药丢了?”

  夏夕绾秀眉一拧,迅速打开了垃圾桶的盖子,她将两只小手伸进垃圾桶里,赶紧去找药丸。

  陆寒霆迅速扣住了她纤软的腰肢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应该是我问你想干什么,你的手能去找垃圾?”

  “陆寒霆,那是药,你不要丢药也不要自暴自弃好不好,你应该配合我的治疗!”

  陆寒霆搂着她的软腰将她强制性的带到了豪车上,嗓音淡漠道,“今晚不想吃药,明天再吃吧。”

  ……

  幽兰苑。

  陆寒霆和夏夕绾进了客厅,老夫人迅速迎了上来,“你们回来了?寒霆,你有没有见到你姑姑说的那个天才少女,是不是跟子羡很…”

  老夫人这“般配”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直接被陆寒霆给打断了,“见到了,这个人我还带回来了。”

  “什么意思?”老夫人一愣。

  夏夕绾不好意思的走上前,拉住了老夫人的手,“奶奶,这件事吧有点误会,我跟校长…不,姑姑,以前是认识的。”

  老夫人上下看了夏夕绾一眼,“绾绾,茵茵说的那个天才少女不会是…是你吧?”

  夏夕绾眨巴了一下羽捷,“好像…是的。”

  “可是,大家都说你才高中毕业…”

  “奶奶,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传开的,但是我13岁就被保送帝都一等医科大学读少年班了,15岁成为了博士后,没什么好学的了我就回来了,中途遇到了姑姑,姑姑邀请我去圣黎院留学,我觉得离家太远就给拒绝了,这一次姑姑又邀请我去参加聚会,这件事就是这么简单。”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