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停下了脚步,他目光冷戾的看向陆子羡,“放手!”

  陆子羡没有放手,而是火药味正浓的回道,“该放手的人是你!如果我让你将她带回去,你能控制得住自己不去伤害她么?”

  陆子羡了解陆寒霆,因为,他见过陆寒霆最糟糕最可怕的样子,而且他是医生,自然看出陆寒霆在发病的边缘试探了。

  陆寒霆一张俊脸已经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了,他蜷着五指,用力的拽了夏夕绾一下。

  夏夕绾被两个男人给拉扯着,本来就身体不舒服,现在脸色更是苍白的像一张纸,陆寒霆这么用力一拽,她当即低低的疼出声。

  陆子羡沉声道,“陆寒霆,你够了,你将她弄疼了!”

  看到夏夕绾疼,陆寒霆僵了一下,他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泛白的弧线,“她是为了你受疼的,如果你现在放手,她就不会疼了。”

  陆子羡冷若冰霜道,“陆寒霆,你发病了是不是对她动过手,上一次在聚餐上我看见你掐她腰了,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接受现实了,你有病!”

  陆寒霆一双狭眸顿时深不见底,里面像蓄积着两个可怕的小深渊,他伸手狠狠的用力一扯。

  陆子羡先妥协的,这样拉扯下去,最疼的还是夏夕绾,他怕夏夕绾受伤,迅速松了手。

  夏夕绾纤柔的身体直接跌进了陆寒霆的怀里,陆寒霆强势的箍住了她的软腰,阴森的看了陆子羡一眼,“记住了,就算我有病,她也是我太太,我让她疼,她只能忍着,她绝对不是你能染指的!”

  陆寒霆带着夏夕绾离开了。

  陆子羡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消失的方向,他垂在身侧的两只大手缓缓拽成了拳。

  夏妍妍一直躲在外面偷看,见两个男人为了夏夕绾打起来她有点不开心,她最想见的是被戴了绿帽子的陆寒霆狠狠的教训夏夕绾一顿,然后离婚,但是陆寒霆直接将夏夕绾给拽走了,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过她的目的还是达成了,像陆寒霆这样强势霸道的男人是接受不了女人出轨的,夏夕绾和陆子羡已经在他的心头插上了一根刺,就算他们和好,这段婚姻也出现裂痕了。

  还有,夏妍妍得到了一个重要的讯息,陆子羡为什么说陆寒霆有病?

  陆寒霆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光往那里一看都有无数人来舔屏,他怎么会有病呢?

  不行,她要好好的查一下,说不定又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还有夏夕绾出轨陆子羡,这个消息一旦曝光出去,就有好戏看了吧。

  夏妍妍舒心的吁出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真的否极泰来了!

  ……

  劳斯莱斯幻影豪车疾驰在路上,陆寒霆伸手划下了驾驶车窗,外间冷冽的寒风当即吹了进来,将他身上的大衣吹得鼓鼓作响。

  夏夕绾看着他解释道,“陆先生,今晚是一个意外,你听我解释。”

  陆寒霆勾了一下薄唇,“好,你解释,我听着,你最好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回家,你又是怎么到了陆子羡的怀里,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今天晚上我跟你没完!”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