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的话一落下,全场抽吸。

  天哪,夏夕绾在说些什么?

  她竟然说是她用金针封穴救了老夫人?

  她知道她是什么人么,她可是从乡下回来的医学废才,她怎么能如此大不惭,厚颜无耻的说救人的是她?

  “夏夕绾,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么?”李玉兰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直接跳了出来。

  夏振国也从震惊里缓过神,今天夏夕绾表现的太平静了,原来她就是等着在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她真的太狠了!

  “夏夕绾,我知道你一直在怨恨我,怨恨妍妍,怨恨整个夏家,但是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妍妍的东西你都喜欢抢,现在妍妍金针封穴救了人,你竟然还来抢,你说救人的是你,你也不看看有没有人信!”

  果然,主持人和工作人员们都来抨击夏夕绾了,

  夏夕绾,原来你是打的这个主意来参加采访的,你会金针封穴那我名字就倒过来写!

  妍妍是圣黎院的高材生,她肯定会金针封穴,你一个才高中毕业的土包子从哪里学的金针封穴?

  夏夕绾,你完了,今天你把事情闹大了,这可是直播,八千多万人在看着呢,现在全网都在骂你!

  没有人相信夏夕绾,夏夕绾一点都不奇怪,她澄亮的瞳仁里闪烁着细碎的笑意,“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我说是我救了老夫人,那就是我救的。”

  说着夏夕绾看了夏妍妍一眼。

  夏妍妍心里一慌,夏夕绾如此笃定的样子充满了自信,整个人神采奕奕,她都有些怀疑救人的究竟是不是夏夕绾了。

  但是夏妍妍迅速恢复了理智,怎么可能是夏夕绾,她不过就是一个医学废才。

  现在见大家都在骂夏夕绾,夏妍妍反而开心了,她觉得夏夕绾真是蠢,在直播的时候自取其辱。

  “绾绾,”夏妍妍迅速露出了悲伤难过的情绪,“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要撒谎了,救人的明明就是我啊。”

  这时突然有人跑了进来,“不好了,重症监护室里的徐老夫人又发病了,她的心跳不停往下掉,就快休克了,妍妍,周主任让你立刻到重症室为徐老夫人金针刺穴。”

  夏妍妍双眼一亮,她觉得老天都在帮自己,现在她要大显身手了,“绾绾,你说救人的不是我,那你现在就跟我去重症室,看我是怎么金针刺穴二救老夫人的!”

  ……

  重症室,徐老夫人一直在昏迷,还没有苏醒,现在她旁边的心跳监测仪已经发出了刺耳的“叮”声,徐老夫人情况危急,快休克了。

  周萍迅速看向夏妍妍,“妍妍,你来了,现在徐老夫人情况很不好,你快点给徐老夫人金针刺穴。”

  李玉兰开口了,十分委屈道,“周主任,你不知道刚才在摄影棚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夏夕绾竟然污蔑妍妍,她说自己才是救老夫人的那个人,现在要我家妍妍金针刺穴救老夫人是可以的,但是周主任要为我家妍妍正名,并且严惩夏夕绾!”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