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研究院的高级病房,就算有厉老夫人的首肯,让这些媒体记者进入,但是大家只能小声的窃窃私语,整个环境相当的幽静。

  这时幽静的回廊里突然响起了一串脚步声,很多黑衣保镖来了,最前方的是一个男人,穿着一件黑色大衣,他生的俊美如妖孽,一双狭长璀璨的丹凤眼勾勒出几分邪冷之气,那自带的嚣张狷狂气场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

  黑衣保镖守在了病房外面,门被推开,男人走了进去。

  当外面的冷风裹挟进来时,病房里的人纷纷回头,一下子就看到了伫立在门边的俊美男人。

  他是谁?

  周萍面色一变,她迅速迎上前,“徐少,你怎么来了?”

  徐少?

  姓徐的?

  在场这些媒体记者迅速想了一下,海城豪门里还真没有姓徐的,不过…听说帝都太子爷姓…徐!

  帝都城是最繁华的都市,里面藏龙卧虎,帝都的中心是有几大豪门勋贵组成的圈子,听说那中心里有四大家族,厉,陆,徐,夜,而徐家公子徐少南性格叛逆不羁,什么都不怕,从小就是帝都城的小太子爷。

  其中厉家和徐家是豪门联姻关系,厉家的女儿嫁给了徐家的少东家,生下来的儿子就是徐少南了。

  这几大豪门如果问谁家最有钱,那排名第一的当属厉家,厉家现在的掌舵人厉君墨是第一首富。

  徐少南摘下了手上的黑皮手套丢给了身后的手下,然后来到了床边,他看着厉老夫人,“外婆,你怎么一个人偷偷跑到这座海城来了,你的脸色还这么苍白,是不是他们没有照顾好你?”

  说着徐少南眯起了那双丹凤眼,邪冷的看了周主任一眼,“看来这座枢密研究院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来人,将这里全部砸掉,然后找几辆车将这里给夷为平地了!”

  这话一落下,大家纷纷抽吸了一声,这个人在说些什么,枢密研究院可是国内最大的中医院,他竟然要找人将这里给推平?

  本来大家可以当个笑话来听一听的,但是徐少南眯起的那双丹凤眼浑身张扬出一股乖戾狷狂之气,让人从心底打了一个寒颤。

  他不像是开玩笑的。

  周萍要哭了,她不知道帝都这位爷怎么寻到这里了,他不是开玩笑的,真的不是开玩笑的,这位爷有一次在帝都最大的酒吧玩,出了一点事,他自己爬上了一辆推土机,开着推土机就把人家的酒吧给推了。

  周萍不想招惹上这样的人物,她当即求助的看向厉老夫人,“老夫人,这…”

  “啪”,病床上的厉老夫人直接抬手,一巴掌就呼到了徐少南的头上去,还用力的揪住了徐少南的耳朵,“小兔崽子,几天没收拾你又要上天了是吧,给我老实一点!”

  徐少南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厉老夫人,所以大家亲眼看着刚才还那么乖张狠戾的一个人迅速露出了孩提般委屈无害的表情,哎呀哎呀的乱叫,“外婆,疼,快松手,我错了,我不要面子的啊,外婆你在外人面前给我留一点面子嘛…”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