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少南不停的求饶,厉老夫人这才作罢。

  夏夕绾看着这个突然驾到的徐少,大致明白了这是老夫人的亲外孙,这对祖孙还挺有意思的。

  “老夫人,把糖吃了吧?”夏夕绾开口道。

  “糖?这是什么糖?”徐少南那双丹凤眼当即不善的落在了夏夕绾的脸上,上下打量,“你是什么人,怎么能乱给东西我外婆吃,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不安好心?”

  徐少南伸手就去抢夏夕绾手里的糖。

  “啪”一声,厉老夫人伸手就将徐少南的手给打落了,“小兔崽子,说话客气点,绾绾可是我的小仙女!”

  徐少南低头一看,自己的手面都被打红了,“外婆,你真的好暴力啊,我是你亲外孙吗?还有这是什么小仙女,我看丑女还差不多吧,要不然她怎么戴了一块面纱,明明就是见不得人…”

  这时厉老夫人充满暴力的一个眼神又杀了过来,徐少南迅速闭嘴。

  “小仙女,你不要怕,今天我把话撂这里了,他要是敢碰你一根头发,我立马剁了他的手,要是他欺负你,别跟他废话,一巴掌呼上去,他皮就不痒了。”厉老夫人看着夏夕绾笑眯眯的说道。

  徐少南,…

  靠!

  外婆,我妈是大街上捡来的吧?

  徐少南都看傻眼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外婆这么喜欢一个女孩。

  夏夕绾自然是不会跟徐少南计较的,忽略这个意外,还是要回归主题的,“老夫人,放心吧,要是有人敢欺负我,我自然不会手软的,我们先把糖吃了。”

  “这糖什么味的?”

  “恩…雪凌草味的。”

  雪凌草味的糖,厉老夫人还真没吃过,不过想来是很甜了,她最喜欢跟陆家翠芬一起偷吃甜品了。

  厉老夫人顺从的张嘴把白色糖果吃了下去。

  但是下一秒一股苦涩的中草药味就在她的嘴巴里蔓延开了,厉老夫人苦起一张脸,“这是药,小仙女,你骗人!”

  在这么一刻夏夕绾迅速抬手,直接将指间捏着的那根金针刺进了厉老夫人的脑袋里。

  “艹,你竟然敢给我外婆吃药,我外婆最讨厌吃苦苦的药了,外婆,快吐出来!”徐少南跳出来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衣兜让厉老夫人把嘴巴里的药吐出来。

  厉老夫人想吐的,但是夏夕绾清丽从容的嗓音响起,“老夫人,针在头上,不能动哦,要不然很疼的。”

  厉老夫人吓得浑身一僵,她怕苦,也怕疼啊。

  这时夏夕绾眨着纤长的羽捷,眉眼弯弯一笑,“老夫人,中药含嘴里好苦吧,告诉你一个不苦的办法,那就是把它勇敢的咽下去。”

  “…”

  厉老夫人动也不敢动,吐不是,不吐也不是,只能闭着眼睛就将药给吞了。

  一边的徐少南都看呆了,他的外婆最怕吃药了,每次吃药的时候,整个厉家围着她团团转哄她吃药,但她转头就偷偷将药给丢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外婆将药给吞了下去。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