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又看了一眼牛鞭汤,“这汤喝了今晚还怎么睡觉,陆太太,你故意的吧?”

  “我故意什么了,你不要乱说,不喝就算了,我去倒掉!”夏夕绾作势就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陆寒霆垂眸狠狠的亲了一口她的额头,还嗓音低低的威胁道,“那我吃了睡不着觉,陆太太你今晚也别想睡觉!”

  “…”

  夏夕绾突然有点后悔给他炖牛鞭汤了。

  ……

  一顿晚餐愉快的结束了,陆寒霆冲了一个冷水澡,两个人站在盥洗台前刷牙。

  陆寒霆将挤好了牙膏的牙刷递给她,夏夕绾喝了一口水开始刷牙,“陆先生,你今天回幽兰苑了么?”

  “回去了,姑姑也在。”

  夏夕绾侧眸看着陆寒霆,带有询问的意思。

  陆寒霆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放心,没吵架。”

  那就好。

  “陆先生,你知道吗,上一次我在研究院救的那位厉老夫人是奶奶的闺蜜,厉老夫人是来海城找奶奶玩的,突然病发了,这事奶奶还不知道吧?”

  听到厉家,陆寒霆英俊的眼睑动了一下,“奶奶应该是不知道,不然奶奶老早就杀到研究院去了,奶奶和厉老夫人几十年的闺蜜了,感情很好。”

  “这两天厉老夫人就动手术了,等手术成功后再告诉奶奶吧,免得奶奶担心。”

  “好。”

  夏夕绾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眨着纤长的羽捷看向陆寒霆,“陆先生,陆厉两家看来是世交啊,厉家有没有千金大小姐啊?”

  陆寒霆看了夏夕绾一眼,“是有一个,怎么问这个?”

  “不是说世交之间都会豪门联姻吗,那位厉家大小姐是不是个美人,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故事?”说着夏夕绾踮起脚尖,将水汪汪的眸子凑到他的眼皮底下,俏皮道,“坦白从宽,你可不许骗我!”

  陆寒霆抿了一下薄唇,其实没什么故事,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父亲一直想让他娶厉家千金。

  陆寒霆伸手抱住她软若无骨的身体,“我跟那位厉家千金不熟,不如我们现在来谈一谈你跟陆子羡吧,你们很熟吗?”

  这男人十分擅长反客为主,一下子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夏夕绾语滞了一下,“我们完全不熟,两年前我和一个人曾经在帝都大街上救过一个老人,当时我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我也是前不久刚得知那个人就是陆子羡的。”

  说着夏夕绾伸手抱住了他精硕的腰身,仰起绝丽的小脸看着他,“陆先生,两天后我还要跟陆子羡联手为厉老夫人做一场手术,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陆寒霆已经知道了,这对才子才女的二度联手意味着中西医的再度跨界合作,备受外界瞩目。

  他不是不介意,而是很介意!

  她并没有将两年前的陆子羡放在心上,陆子羡却对她一见钟情,甚至追来了海城。

  这一场关于她的争夺战早已经打响了,他的姑姑和弟弟来势汹汹,对她志在必得,这个时候还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跟陆子羡站在一起,两个人顶着璀璨耀眼的光环纠缠不清,而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什么都不做,这不是他陆寒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