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在冲冷水澡,这时磨砂玻璃门被敲响了,叩叩叩。

  陆寒霆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伸手拉开了玻璃门,外面亭亭玉立着一道少女身影,夏夕绾来了。

  “怎么下床了,不想睡了?”陆寒霆狭长的眼角猩红,目光紧紧的撅着她,直白而炙烈的哑声问。

  夏夕绾的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俏脸蒸腾着热气,她哼哼了两声,“你都将我吵醒了,我哪里还睡得着啊?”

  陆寒霆伸手扣住了她纤细的皓腕,一把将她扯了进来,他疼爱的捏了一下她的小鼻翼,“恶人先告状,谁害我睡不着的?”

  夏夕绾身上的黑色衬衫迅速被打湿了,纤柔的美背抵着墙壁,她抬头看了一眼他近在迟尺的俊脸,然后捏着拳头锤了一下他的小胸胸。

  陆寒霆的眸色一深,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吻上她已经红肿的唇。

  夏夕绾的指腹缓缓放在了他精硕的腰间,男人的肌肉结实有力,硬邦邦的,跟女人的柔软截然不同。

  她伸手,缓缓抱住他。

  陆寒霆松开了她的红唇,两个人的身高差,她的红唇轻易的落在了他凸起的喉间,这时夏夕绾就听到他覆在她的耳畔带着几分不容置喙的强势哑声道,“绾绾,吻我。”

  ……

  翌日清晨。

  夏夕绾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她起晚了,窗外的晨曦已经透过层层窗幔镀洒了进来,一室的金黄和温暖。

  夏夕绾伸手去摸,那副温暖的怀抱已经不见了,陆寒霆起床了。

  他什么时候起床的?

  两个人都是凌晨才睡的,她困得睁不开眼,他竟然跟往常一样起床去工作了,这男女的体力差距太大了。

  夏夕绾起身下床,她站在窗户那里透了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这时就见楼下的员工陆陆续续来公司上班了。

  夏夕绾突然想起这是在陆氏集团,在他的总裁办公室里,只要想到两个人昨晚闹那么久,夏夕绾就有点无法直视自己了,都是那碗牛鞭汤惹得祸,她是引火自焚了。

  陆先生真不是好惹的!

  夏夕绾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这时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动静,好像是有人进来休息室了。

  陆先生回来了?

  夏夕绾打开了沐浴间的门,蹦蹦跳跳的出去了,“陆先…”

  她的话戛然而止,因为进来的不是陆先生,而是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还很年轻,看着像三十多岁,穿了一身红色连衣裙,身材丰腴有看点,肌肤雪白,生的漂亮妩媚,是跟夏夕绾20岁这个年龄阶段完全不同的女人韵味。

  那个女人看到夏夕绾也一楞,不过迅速道,“太太,我是来收拾打扫总裁的房间的,将总裁的衣服送过去干洗熨烫。”

  夏夕绾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不过这也正常,陆寒霆的这个休息室肯定有专人来打扫的,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来打扫的类似清洁阿姨的女人竟然这么漂亮。

  “哦,那你打扫吧。”夏夕绾让开了路。

  “好的太太。”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