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陆寒霆抬脚离开。

  他走了吗?

  他走了。

  夏夕绾听到了他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他走了,这么晚了离开幽兰苑,不回来了。

  夏夕绾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她开始失明了,二次试毒让曼陀罗花毒残留在了她的血液里。

  夏夕绾伸出小手去摸索,摸索出了银针,她将银针推进了自己的穴道里,试图将曼陀罗花毒逼出自己的体内。

  但是不行,花毒毒性剧烈,以她目前的针力根本无法自愈。

  银针掉在了地毯上,夏夕绾将自己蜷在床边,然后伸出两只小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睁着空洞没有聚焦的双眼怔怔的看着前面的方向。

  她还是不相信陆先生会跟她离婚,她不会离婚的。

  不过这一次试毒很糟糕,没有解锁出最后一道方程式,救不了陆先生,现在毒素侵入她的血液,导致她间接失明。

  夏夕绾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翦瞳,里面干净的纤尘不染,但是现在一切都是黑暗的了,她的眼里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失明了,她以后怎么拿针?

  怎么治病救人?

  夏夕绾觉得很冷,她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睡衣,现在她伸出纤臂抱紧了自己,想给自己一点点暖意。

  她好想念陆先生那温暖而宽阔的怀抱,现在孤独无助的时候,她真的好想念陆先生,好希望他能够陪在她的身边。

  夏夕绾低着小脑袋,将苍白的小脸深深的埋进了自己的膝盖里,纤长的羽捷一颤,大颗大颗的泪珠就砸落了下来。

  ……

  1949酒吧的豪华包厢里,陆寒霆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瓶酒往嘴里灌,他面前的茶几上倒着很多空酒瓶了。

  霍西泽走进来,“靠,二哥,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怎么喝这么多酒?”

  陆寒霆看了霍西泽一眼,英俊的眉心里溢出几分颓废沙哑的笑意,“我要离婚了,准备恢复单身了。”

  “真的假的?二哥,整座海城都知道你将那位替嫁嫂子给宠上了天,怎么现在突然想开了,要恢复单身贵族了?”

  霍西泽坐过来,“不过二哥,你这门婚事在你爸那里肯定不算数的,你爸钦点的未来儿媳可是首富厉家的千金大小姐厉滢玉,人家厉滢玉一直在等着你呢,等你在海城玩够了,就要回帝都城继承陆家那庞大的商业帝国,娶首富千金了,夏夕绾这位替嫁嫂子娱乐一下就算了,别当真。”

  陆寒霆没什么表情,只是嗤笑了一声,他谁都不要。

  “二哥,一个人喝酒多闷啊,我们1949来了几个很漂亮的头牌,我把她们都叫来陪你喝酒啊。”

  陆寒霆看了霍西泽一眼,“滚!”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