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真儿是很恨夏小蝶李玉兰这对母女的,当时她们狗眼看人低,在酒吧里让人把她的衣服给扒了,害她差点被轮。

  现在她跟了夏振国,虽然她套不住苏希那样的豪门公子,但是将夏振国这样的中年老总给迷得团团转还是轻而易举的,夏振国很舍得给她花钱,也没有那些折磨人的怪癖,很是温存体贴,孔真儿过得很是舒坦。

  夏振国转身就将孔真儿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真儿,不用理那个黄脸婆,我们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我也没有去她房间里,现在我一颗心都扑在你身上了。”

  夏振国现在很迷恋孔真儿的,到了他这个岁数,很喜欢迷上孔真儿这样肤白貌美的女大学生,相比李玉兰的聒噪,孔真儿温柔解意又娇滴滴的,两个人只管风花雪月,这日子新鲜又刺激,多快活。

  而且孔真儿的第一次是给他的,那日他醉酒醒来后孔真儿躺在他的怀里,床单上竟然是处血,他如获至宝。

  李玉兰的第一次就不是给他的,这算是弥补了他的遗憾。

  再加上孔真儿的眉眼里跟林水瑶有几分相似,夏振国很快就将她养在了外面,出手相当阔绰。

  孔真儿笑着搂着夏振国的脖子,“你真的没进那个黄脸婆的房间,我可不信。”

  “那我现在就好好向你证明一下。”夏振国将孔真儿推倒在了床上。

  ……

  夏家,听着那端传来的“嘟嘟”声,李玉兰气的直接将手机给砸了,夏振国竟敢挂她的电话!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一定跟那个贱人在开房。

  这商场都逛了,花了那么多钱,晚上怎么可能不去开房?

  李玉兰如坐针毡,她整个人就像是炭火上烤的蚂蚁,她实在太气愤了,不行了,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如果不给孔真儿那个贱人一点厉害尝尝,那她很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况且她现在肚子里怀着儿子,夏振国能拿她怎么着,还不是将她当老佛爷一样供起来?

  李玉兰迅速打电话给夏振国的秘书,逼问出了夏振国在哪个酒店里订了房间,然后她拿着包就杀去了酒店。

  ……

  李玉兰赶到了酒店,找到了房间,她自带了一个开锁师傅,房间里没反锁,开锁师傅很快就打开了房间门。

  李玉兰推门而入,直接冲了进去,夏振国和孔真儿正在床上happy,难分难舍的。

  有人闯入,孔真儿“啊”的尖叫了一声,夏振国一跃而起,扯了被子遮住自己,面红耳赤的看着李玉兰,“李玉兰,你怎么来了,给我滚出去!”

  夏振国和孔真儿都没有料到李玉兰竟然来了,李玉兰却在来的路上演练过了无数次怎么打贱人的场景,她手到擒来的跑上前,一把扯住了孔真儿的长发,发狠的咬着牙,直接将孔真儿从床上扯了下来。

  孔真儿真不是李玉兰的对手,况且她现在衣不蔽体,更加没有招架之力。

  “啊!”孔真儿捂住自己的脸尖叫。

  “贱人,你竟敢勾引我的老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你要脸吗,你可是我女儿的同学,你竟然爬上了同学爸爸的床!既然你不要脸,hd445.那我就将你拖出去让大家好好看一看你这个偷人的贱蹄子!”

  李玉兰火力十足,拽着孔真儿的长发将她从房间一路拖到了外面,丢在了酒店的回廊里。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