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真儿不喜欢李玉兰母女,同样也不喜欢夏夕绾,她对夏夕绾的感情可以完美的诠释成羡慕嫉妒恨!

  “夏夕绾,你怎么来了?”孔真儿迅速起疑,“难道是你通知李玉兰过来的,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夏夕绾一双黑白瞳仁干净的没有丝毫杂志,她看着孔真儿勾了一下红唇,“是我设计的,这一场捉奸大戏果然很精彩,你们没有让我失望。”

  “你!”

  “你什么?”夏夕绾淡淡的打断了她,“难道是我让你爬上我爸的床的?”

  孔真儿被这一句话给堵得哑口无,她哼了一声,“你们以为我愿意给一个年龄跟我爸一样大的男人做情人,这些都是你们逼我的,我是迫不得已的。”

  夏夕绾看着孔真儿被扇肿的小脸,反问道,“照你这么说今天李玉兰来捉奸打你也是你自找的了,李玉兰也是被你逼的,她也是逼不得已的,今天就算你被打死了都不值得同情。”

  孔真儿脸色一白。

  夏夕绾走过来,澄亮的目光看着她,并不凌厉,但将孔真儿逼的节节后退,“你这会儿嫌弃我爸的年纪跟你爸一样大了,那我爸像你爸一样拿钱出来给你买各种奢侈品养你的时候你怎么没嫌弃他,这世上的道路有千万条,你偏选择出卖自己的身体这一个捷径来满足自己的贪欲和虚荣,孔真儿,这一切都是你的选择,你就不要再抹黑逼不得已这个词了。”

  孔真儿退到了墙角边,她拽紧拳,这就是她最讨厌夏夕绾的地方,好像这世间所有的虚伪肮脏都逃脱不了她那双纤尘灵动的双眸。

  孔真儿别开脸,恨恨道,“夏夕绾,你来这里不会就是要教训我一顿的吧,说吧,你坐山观虎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夏夕绾挑了一下精致的柳叶眉,“你觉得我的目的是什么?”

  孔真儿抬起了自己的下巴,瞬间就有了自信的筹码,“李玉兰她们将夏老爷子藏起来了对不对,你想知道夏老爷子在哪里!”

  夏夕绾没说话,笑了。

  孔真儿没想到她是这个反应,“夏夕绾,你笑什么?”

  “我笑自己没白来一趟,你将我应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了。”

  “你!夏夕绾,你现在可是有求于我,不如你求求我,如果我心情好了说不定就会把夏老爷子在哪里告诉你。”

  夏夕绾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你猜这里是什么?”

  “什么?”

  “就是刚才李玉兰捉奸的视频啊,我都拍下来了,听说你爸妈是很老实的农民,一直为了负担你的学业而辛苦着,你说如果我把这些视频发给你爸妈yzzhy.,发给你村里那些大伯大妈,发给你学校里的老师同学看,会不会很精彩?”

  说着夏夕绾纤尘的眉梢里溢出了几分冷笑,“孔真儿,别以为自己现在把衣服穿上了,就忘记了刚才自己没穿衣服的丑态!”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