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缓缓起身,然后伸手将脖间那串only-love摘了下来,only-love上还挂着他送给她的唯一之戒。

  璀璨的钻戒在昏黄的灯光下闪耀出夺目的光芒,她摊开小手,将项链和钻戒全部递到他的面前,还给他。

  陆寒霆猩红的眼球剧烈收缩,疼的有些睚眦欲裂,就连额头的青筋都开始狰狞的暴跳,许久之后他哑声开腔,“我送出去的东西,不会收回,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就丢垃圾桶吧。”

  “哦。”

  夏夕绾应了一声,然后抬手将项链和钻戒全部丢到了身边的垃圾桶里。

  陆寒霆觉得喉头有点腥甜,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看着被丢弃在垃圾桶里的那串only-love和唯一之戒。

  “这里的东西都是你买的,我一样都不要,明天早上九点,我们民政局外见面,签字离婚,还有,我是不会放过夏妍妍李玉兰母女的,如果你想保护她们,那我们走着瞧。”

  说完,夏夕绾抬脚离开了这里。

  陆寒霆僵在原地,他听到女孩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然后消失在了他的耳畔,再也听不到她任何的声音。

  她走了。

  今晚被他伤到极致,她终于舍弃了他,离开了。

  陆寒霆手指颤抖,他赢了,他终于将他最心爱的女孩给狠狠的推开了,这么一刻他失去了她。

  他缓缓低下身,伸手将垃圾桶里那串only-love和唯一之戒捡了起来,这上面还残留着她的体温和芬芳,原是她贴身携带的东西,从来不离身。

  陆寒霆红着眼眶将唯一之戒紧紧的拽在自己的手心里,他是不是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这枚唯一之戒是他妈咪留给他的。

  他妈咪创下珠宝经典fly,但一生只设计出一枚钻戒,那就是他掌心的唯一之戒。

  妈咪说,阿霆,唯一之戒是送给你心爱的女孩子的。

  可是,他将她弄丢了。

  陆寒霆眼眶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浑身的肌肉贲张紧绷,透出一股绝望边缘的戾气,让人心惊和害怕。

  很快,他拽着唯一之戒推开了房门,匆匆的跑了出去。

  ……

  陆寒霆跑到了大街上,他猩红的狭眸在茫茫人海里四处眺望,寻找着那抹让他刻骨铭心的纤柔身影。

  很快,他找到了,夏夕绾站在路边,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幽兰苑里的东西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带,空手走的。

  她连他的人都不要了,他买的东西她更加不要。

  后车门拉开,她上了车,出租车带着她疾驰而去。

  “绾绾!”

  陆寒霆叫着她的名字,追着出租车跑。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