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夏妍妍尖叫了一声,发疯一般挣脱了夏夕绾,躲到了墙角里,她惊魂未定的看着夏夕绾,这些年深藏在心里的嫉恨如破土而出的藤蔓,疯狂往上滋养,“夏夕绾,这一切都怪你!”

  “你知道我有多羡慕嫉妒你吗,小时候我只能跟在你和叶翎的身后,做陪衬你的绿叶,你太优秀了,学什么都一学就会,而我咬牙在背后流血流泪都没有你做的好,没有人关注我,他们都被你给吸引走了,我只能站在阴暗里的角落里偷窥你,日复一日。”

  “你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我只是一个私生女,凭什么,凭什么啊,所有人都宠爱你,他们说我是你屁股后面的哈巴狗,是你的丫鬟,我恨你,我恨你们所有人,那时我就在心里发誓我要取代你,我要拿走你所拥有的一切!”

  “爷爷不是因为我而死的,爷爷是因为你而死的,谁让他那么偏爱你,只有爷爷在一天,我和我妈就没有办法进这个家门,我必须将他除掉。”

  “那天我就这样伸手将他推下去了,他摔下去的时候还想将我拉下去,你看他有多讨厌我,他死了好,他早就该死了,我才不会做噩梦,都是你们的错,是你们逼我的!”

  夏夕绾白皙的眼眶红了,她拽着拳看着夏妍妍,“夏妍妍,自私和贪婪从来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我对你从来都问心无愧,因为我曾经对你真心以待,真的将你当成自己的姐妹,以至于我毫无防备的被你算计!”

  “你已经在日复一日的嫉妒里扭曲了自己的本性,你戴上面具过日子,装着装着就以为自己已经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我告诉你,没有!”

  “从我回到海城的那一刻起,我就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我要你们从哪里来就给我滚回哪里去,我要亲手揭开你们所有的伪善,向世人揭露你们最肮脏丑陋的一面!”

  “夏妍妍,我赢了,不是吗?”

  “你自己看看你都拥有了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有,连你妈在逮捕之后都会为了自保将你给供出来,你可笑不可笑?你妈还说了,爷爷身上中的毒是你亲自去黑市买的,银行有你的交易记录一查便知!”

  “胡说!她在胡说!”夏妍妍眼眶通红的瞪着夏夕绾,情绪奔溃的尖叫,“毒不是我去买的,我只是联系了卖家,是我妈去交易的,她在胡说!”

  夏夕绾抬了一下眼,将眼眶里的湿意全部抑制了回去,拽着的拳头在这么一刻倏然松开,犹如这十一年压在她心口的那块大石,突然间就没了。

  她觉得整个人生都轻松自在了。

  她放下了沉甸甸的过往,亲手结束了一切。

  “呵,呵呵。”夏夕绾勾唇,笑出了声。

  夏妍妍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感觉非常的不妙,好像自己又掉入了一个圈套里,“夏夕绾,你笑什么?”

  夏夕绾止住了笑意,然后将藏在发丝里的监听器拿了出来,“夏妍妍,其实我什么证据都没有啊,我都在骗你,外面那些警察只是带你回去协助调查的,不过,刚才你全都招了,这一次,你逃不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