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婶一震,“绾绾小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只能陪他走到这里了,我不想将他留下,所以只能让我自己成为被留下的那一个,我不要他因为我而痛,因为我而疼,我要他去了帝都开始自己全新的人生。”夏夕绾哽咽道。

  “可是,这样姑爷会忘了你的,以后姑爷还会遇到很多女孩儿,如果姑爷爱上别人怎么办?”

  夏夕绾早已经想过了,人生的路还很漫长,他以后一定会遇到比她更好的女孩儿的,他会爱上别人。

  只要想到这个,她心里就很难受,很吃醋很嫉妒,有时候还私心的在想,将他永远的留在这里,这样他就永远只属于她了。

  “没有关系,只要那个女孩能全心全意的爱他,总要有人代替我的位置,而且以后会有很多人爱他的,这几天,陆先生给我的已经足够,我很幸福。”

  ……

  陆司爵来了,几辆吉普车一路疾驰进了村子,低调里透着奢华气派,是陆司爵这个人的一贯作风。

  陆寒霆还在昏睡,他已经被催眠了,夏夕绾拿走了关于她的所有记忆。

  “夏小姐,阿霆现在怎么样了?”陆司爵低声问。

  夏夕绾现在站不住,需要赵婶搀扶着,她澄亮的水眸看着被送进了吉普车后座的陆寒霆,轻声道,“他现在很好,已经获得新生,而且我用催眠拿走了他的记忆,他已经不知道他的人生里曾经有我来过。”

  陆司爵一身黑衣,年到五十岁的男人一直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气场内敛而深沉,微风将他身上的黑衣大衣吹得鼓鼓作响,他幽深的眸子里看不出什么情绪,“这一次辛苦夏小姐了,我已经派人抹去了海城关于你的一切,以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这个人的存在了,没有人会跟阿霆提起你,哪怕只片语都不会有,他会过得很好。”

  夏夕绾点头,“好。”

  说着她上前,低下脑袋钻进了后座里,小手伸出去,捧住了陆寒霆的俊脸,她轻轻的吻上了他的额头。

  这时一滴滚烫的泪珠滑落了下来,砸在了陆寒霆的眼睛上,他英俊的眼睑动了一下,但没有醒。

  “陆先生,你一定要幸福啊。”夏夕绾泪流满面。

  陆司爵站在一边等,并没有打扰,他看着钻进车里的女孩,看着她吻上阿霆的额头,跟他喃喃的道别。

  夏夕绾退了出来,“陆伯父,后会无期,不要忘记你曾经跟我说过的话,无论他现在多少岁,他在你的面前都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原生态家庭让他一辈子都在治愈童年,父爱如山,好好爱他。”

  陆司爵看着她,半响后道,“还有别的么?”

  夏夕绾还想起了幽兰苑的奶奶,但是想一想她就不提了,现在陆寒霆好了,奶奶自然也就好了。

  夏夕绾摇头,“没有了。”

  “那我们走了。”陆司爵上车。

  “等一下!”夏夕绾突然将他叫住。

  陆司爵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夏夕绾眼里都是泪,苍白的红唇颤抖了两下,她还是没忍住,“她,是怎样一个人?”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