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嫣然收起了手机,她一时也吃不准陆寒霆的心思,他究竟对夏夕绾是感兴趣还是不感兴趣?

  如果感兴趣的话,他怎么不来?

  厉嫣然转念又一想,像陆寒霆这样身份权势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燕瘦环肥,他身边从来不缺乏诱惑,他也不是一个肤浅的男人,会被一个女孩子的美貌给迷住了,他对夏夕绾应该是没有想法的。

  厉嫣然自己也从来没有将夏夕绾那样出身的女孩子放在眼里,真正当成自己的对手,她还不配。

  这样一想,厉嫣然整个人都轻松了。

  不过这一场精彩的大戏她还是要亲自去看一看的,她很好奇夏夕绾面纱下的那张脸究竟丑到了什么程度。

  ……

  陆寒霆现在在医院里,因为陆老夫人突然昏倒了,被紧急送往了医院。

  陆寒霆身高腿长的伫立在回廊里,一张精致的俊脸布满了凛冽的阴霾,他看了柳招娣一眼,“奶奶是怎么昏倒的?”

  这些年柳招娣保养的相当好,看起来像是只有三十多岁的风韵少妇,她身上依稀可见年轻时的惊人美貌。

  现在她看着陆寒霆面容哀戚道,“寒霆,这件事你可不能怪我,奶奶的胃口你也知道的,什么都吃不下去,我可是每天尽心的照顾奶奶,但是…奶奶的年纪毕竟大了,你也要做个心理准备,如果奶奶撒手人寰了…”

  陆寒霆一把拽住了柳招娣的胳膊,嗓音森寒冷漠的一字一句道,“你最好给我好好说话!”

  说完他将柳招娣一把推开。

  柳招娣没有站稳,狼狈的向后踉跄了两步,差一点就要摔跤了,但是这时一条健臂探了过来,扣住她的腰肢将她给稳住了。

  柳招娣抬头,双眼里迅速露出了深深的爱慕和欢喜,“司爵,你回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陆子羡都已经这么大了,但是柳招娣对陆司爵狂热的爱慕没有褪色半分,依然如年少时那般鲜活。

  陆司爵刚从国外回来,身上一件黑色薄呢大衣,他的私人管家宋明站在后面,手里恭敬的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

  陆司爵身上染着风尘仆仆的倦色,但这对于一个五十岁一直深处高位的中年男人而,只是更平添了几分深沉和威仪,他稳住了柳招娣然后松开手,目光向陆寒霆看了过去,“阿霆,她毕竟是你亲姨。”

  陆寒霆看向陆司爵,将薄唇勾出了一道讥讽的弧线,“你不觉得姐妹共侍一夫恶心,我却被亲姨这个词给恶心到了。”

  提到这个话题,柳招娣一僵。

  陆司爵却淡淡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波澜,他看了柳招娣一眼,“你先回去吧。”

  柳招娣从来不敢忤逆这个男人,她也深知这个帝王般的男人喜欢听话的女人,她妹妹璎珞当年就是太烈了。

  “好司爵,那我先回去了。”

  柳招娣转身离开,临走之前她看了陆寒霆一眼,无论她怎么调查都查不出他的心理疾病是怎么好的,如果换成几年前她用话刺激他,他早就发病了,可是这一次从海城回来,他竟然好了,变成了一个正常人。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