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陆寒霆比往常起晚了,昨晚他折腾了很久,起床冲了好几次澡才压下身体的躁动,今天他脸色不太好,看着很阴沉。

  他先去隔壁房间看奶奶,但是推开房间门,床上空空的,奶奶不见了。

  陆寒霆瞳仁一缩,薄唇直接抿成了一道泛白的弧线,奶奶去哪里了?

  这三个月奶奶都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愿意出去的。

  “吴妈,奶奶呢?”

  陆寒霆迅速拔开长腿下了楼,很快他脚步倏然一顿,停在了客厅里,因为他看到了奶奶。

  老夫人现在在厨房里,因为久病的原因,老夫人坐在轮椅上,腿上盖了一条柔软的毛毯,外面璀璨而温暖的晨曦透过厨房的窗户洒了进来,老夫人在那里惬意的晒着太阳。

  陆寒霆心头压着的大石瞬间放了下来,刚才他还以为奶奶出了什么意外。

  他又觉得很诧异,奶奶怎么愿意出来晒太阳了,这可是奶奶第一次出房门。

  这时就听里面的老夫人笑眯眯道,“绾绾,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啊?”

  很快耳畔传来了一道清丽软糯的嗓音,“哼奶奶,我不理你了!”

  陆寒霆喉头一滚,他听出来了,这是…夏夕绾的声音。

  昨晚她爬上他的床,扰的他一帘春.梦,他还以为她走了,没想到她竟然还在。

  陆寒霆拔腿上前,很快就在厨房里看到了那道纤尘绝丽的身影,今天的女孩穿了一件那种很嫩的草绿色毛衣,毛衣是娃娃领的,很宽大,落在她膝盖上方,下面是黑色的铅笔裤,八分的,露出精致纤细的足踝,她今天的穿着青春又俏妍,扑面而来的少女气。

  现在她身上系了一条围裙,正站在流理台前准备早餐,纤白的小手里拿着勺子,搅动着锅里已经熬得很稠的小米粥。

  一头清纯的乌发散落肩头,在一边掖到了雪白的耳后,陆寒霆的角度可以看到她半个侧颜,她拧着秀眉,粉嫩的两腮都生气的嘟了起来,奶凶奶凶的,“还有吴妈,这一次奶奶你拉着吴妈一起骗我!”

  吴妈在一边洗水果,闻她迅速讨好的笑道,“绾绾,昨晚我…我是眼花了,将你带错房间了,老夫人真的没有指使我。”

  这句话大概是真的,老夫人真的没有明着指使,只是暗暗的点拨了一下,这都几十年的主仆了,吴妈当然是瞬间会意了。

  喵~

  喵喵~

  耳畔传来了两声奶奶的猫叫,陆寒霆见小圆圆也在,小圆圆现在窝在夏夕绾的脚边,对着老夫人和吴妈叫了好几声,意思是你们欺负我的女主人,我也生气了。

  整个厨房里其乐融融,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里面的小米粥香气都跑了出来,满屋子的米香。

  陆寒霆高大英挺的身躯僵在了原地,他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一幕,这三个月来奶奶都病着,所有人都很压抑,一个家里冷冷清清的,虽然配有星级大厨,但是一点烟火气都没有。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