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

  咳咳。

  孙进都被呛住了,他弯下腰,猛地咳嗽了起来,狼狈至极,“谁,究竟是谁把车开的这么嚣张,我…咳咳。”

  夏夕绾看着劳斯莱斯幻影豪车的车影,她一眼认出了,那是陆寒霆的座驾。

  他把车开的那么快干什么,现在只留给她一个漂亮又嚣张的车屁股。

  不过看着孙进吃瘪的样子,夏夕绾还是觉得挺好笑的。

  ……

  明天就是篮球赛了,今天夏夕绾跟范恬她们进行了最后一天的练舞,叶翎放她们早点回去休息,养足精神投入到明天的战斗里。

  夏夕绾早早的回到了西苑,很快就晚上了,陆寒霆还没有回来。

  深夜降临的时候,外面的草坪上投来两道明亮的车灯,驾驶车门拉开,陆寒霆回来了。

  吴妈迅速打开了别墅大门,“少爷,你回来了?”

  陆寒霆抬手脱掉了外面的黑色大衣递给吴妈,低声问,“奶奶呢?”

  “老夫人已经睡着了。”

  陆寒霆上了楼,推开了房间门,房间里留着一盏昏黄的灯光,老夫人已经睡下了,床边还趴着一道纤柔的身影,是夏夕绾。

  陆寒霆没想到她也在,女孩已经趴着睡着了,最近练舞太累了,她睡的很香甜,两条纤臂交叠着枕在小脑袋下面,睡姿又乖又软的,绝丽的小脸白净温软,几缕秀发缠在她的脸上和颈子里,让人看着心头一软。

  “少爷,绾绾晚上给老gzjz100.co着女孩香甜的睡容,然后低下腰,伸出两条健臂将她给打横抱起了。

  她很轻,在他的臂弯里一点分量都没有。

  身上软软的,感觉不到骨头的存在,陆寒霆想起了一个词柔若无骨。

  推开了客房的房间门,陆寒霆轻轻的将怀里的女孩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女孩触到了床,迅速将小脸埋在枕头里,像个小奶猫般寻找了一个舒适的睡姿继续睡了。

  陆寒霆觉得她真的很像他的那只小猫小圆圆的。

  也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买下了小圆圆?

  这时耳畔响起了女孩软糯的吴侬软语,“陆先生…”

  她在睡梦里叫他。

  叫他陆先生。

  陆寒霆高大的身躯一僵,不知为什么这声“陆先生”让他觉得很是熟悉,熟悉的他心里一悸,刚才心跳都漏了一拍。

  陆寒霆伸手,指腹落在她白嫩的小脸蛋上,薄唇勾出一道浅浅的弧线,带着几分愉悦,“叫我干什么,做梦梦到我了,不是说…不想勾.引我了么?”

  他的目光落在她嫣红的菱唇上,指腹往她的唇上欺去…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