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了陆子羡的离开,夏夕绾转身回学校,她已经听到了身后围观人群的议论声,

  子羡学长不会喜欢夏夕绾吧,不要啊,她怎么配?

  夏夕绾还真是狐狸精,仗着自己生了一张漂亮的小脸到处拈花惹草的,她竟然勾.引到子羡学长的头上了。

  这些t大的学生们本来就不喜欢夏夕绾,现在受到陆子羡的刺激,更是对她产生了最大的敌意。

  夏夕绾没有理会这些,她刚想进学校,但是这时耳畔响起了“叮”一声汽车鸣笛,一辆豪车停了下来。

  驾驶车门拉开,一个司机走了过来,“请问,是夏小姐么?”

  夏夕绾不认识这个人,她点了点头,“我是。”

  “夏小姐,不用紧张,我家夫人请你去咖啡厅喝杯咖啡,聊一聊关于你和二少的事情。”

  夫人?

  夏夕绾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如今陆家的当家主母柳招娣,也就是陆子羡的亲生母亲。

  前脚陆子羡刚走,后脚柳招娣就找上门了,这杯咖啡看来不好喝啊,夏夕绾勾了一下红唇,“劳烦带路,我去。”

  ……

  咖啡厅。

  夏夕绾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她澄亮的翦瞳看着对面的柳招娣。

  柳招娣跟柳璎珞生的很像,简直是一胎双生,当年柳璎珞贵为帝都第一美人,冠盖满京华,所以眼前的柳招娣生的貌美动人,她身上关于岁月的痕迹真的很淡,淡到可以让人忽略到她的年纪。

  今天柳招娣穿了一件碎花的长裙,举手投足都弥漫着上流贵族的优雅华贵,她盘着精致的发,抿了一口手里的咖啡,“夏小姐,听说你是夏家丢失的小女儿,以前一直生活在乡下,最近才被找回来?”

  柳招娣在告诉她,她已经派人将她的底细都调查清楚了。

  夏夕绾不卑不亢的莞尔,“陆夫人请我来喝咖啡,应该不是要听我的身世的吧,有话可以明说。”

  柳招娣放下了咖啡,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将支票轻轻的推到了夏夕绾的面前,“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不知道你和子羡之间有什么故事,我也不感兴趣,你想要多少随便填,离开我儿子。”

  夏夕绾看着手边的支票,没想到她也遇到了这种拿着支票让她离开她儿子的桥段。

  “陆夫人,你多虑了,我跟子羡只是朋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哦,是吗?”柳招娣又抿了一口咖啡,淡淡道,“像你这种女孩,我见得多了,有点小心机,会耍小心思,以为只要控制住了男人,就可以上位,可以嫁入豪门当少奶奶,夏小姐,明着告诉你吧,陆家的大门你进不了,想做我的儿媳,你可能要等下辈子。”

  说着柳招娣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那张支票,“夏小姐,做人要聪明一点,要懂得见好就收,当然了,如果你真的不要这张支票,那我就收回来,就当你让我儿子白玩了一场。”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