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就知道的,不可能随便拿,从她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开始,她已经参与了这场游戏。

  夏夕绾澄亮的眸子看着那个侍者,“为什么不是女为主,男为仆,你们这里搞性别歧视?”

  侍者一愣,这里的酒会办了这么多场了,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说出女为主,男为仆的话来。

  来参加这个酒会的男人都非富即贵,不缺钱,这些来参加酒会的女孩子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她们默认了这种游戏规则,说白了就是用自己的年轻美貌来勾搭金主的,成为他们的玩物。

  “美女,这是我们这里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如果你不想玩也可以,请立刻离开。”侍者道。

  夏夕绾垂下纤长的羽捷,伸出纤白的小手开始挑选面具,“我玩,我选这个面具。”

  侍者看了一下,夏夕绾挑了一个…小猫面具,很冷门的面具。

  夏夕绾觉得这只小猫咪跟小圆圆挺像的,虽然没有小圆圆可爱,就这个吧,她将小猫面具戴在了脸上。

  夏夕绾来到了酒会的入场口,她想进去,但是被人给拦下了。

  “小姐,不好意思,请你先出示邀请函。”

  “邀请函?我没有。”

  “小姐,那你不能进去,除非有人愿意带你进去。”

  “怎么带?”

  侍者指了一下,夏夕绾顺眼看去,一个也没有邀请函的女孩子穿着薄纱露肩的裙子,一辆豪车停了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总戴着一个面具走了出来,那个女孩子迅速上前,直接撞在了那个大腹便便的老总身上。

  “哎呀,好疼啊。”那个女孩子娇嗲嗲的叫了一声。

  “小美人,哪里疼了,我看看。”那个老总色眯眯的笑道。

  “讨厌,这里人好多,等进去了我再给你看。”

  “好啊,走,我带你进去。”

  那个大腹便便的老总一把将那个女孩子给搂在了怀里,手脚很不老实的将那个女孩子带了进去。

  这样也可以?

  夏夕绾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场面,真是纸醉金迷,骄奢淫逸,不过为了救叶翎,她必须尽快进去。

  这时又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总戴着面具走了过来,一个人来的,这种酒会的男人都不会带女伴的。

  夏夕绾迅速走上前,不过她没有撞上去,而是假装崴了脚,“哎哟”了一声。

  那个老总的目光当即被吸引住了,夏夕绾虽然戴着面具,但是她的身段纤柔玲珑,气质清纯绝丽,很经典的女大学生那一挂的,也是最受这些企业老总欢迎的。

  “小美人,你怎么了,崴到脚了吗?”那个老总迅速上前。

  夏夕绾抬头,这也不是很难嘛,她一双澄亮而黑漉的翦瞳望向了那个老总,嗓音里带着几分楚楚动人,“我脚好痛。”

  话音刚落下,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商务豪车疾驰而来,停了下来,后车门打开,一道高大英挺的身影跃入视线。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