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看看这个柳家女儿的照片,她现在冠盖满京华,已经成为了所有男人的梦中小情.人。”

  那个哥们将照片递给他看,他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女孩怀里抱着一本书,身上一件白裙子,容颜倾城绝色。

  “司爵,现在这个柳招娣可火了,好多女人整容成她这个样子,成为了那些大款竞相包.养的宠儿,我这里有一个片儿,也是照着柳招娣这样子整的,给你看看。”

  那个哥们将片儿打开,他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伸出白皙干净的大掌将他的手机拿过来,丢进了水杯里。

  此后三天,所有整容院下架了所有关于她的整容模型,那些片儿也被封杀的不见踪影。

  后来他接到了一个电话,老夫人要求他回国了。

  那天他就在英国最豪华的总统套房里,身姿慵懒的倚靠在落地窗上看着外面几千英尺的蓝天白云,他满脑子都是那张清丽绝色的容颜。

  他感觉自己魔怔了。

  想见她。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在他心里疯狂的滋长,想看看她长大的模样,于是,他回了帝都城。

  有时候缘分总是不期而遇,那天大雨里,他的豪车疾驰而过,他透过蹭亮的玻璃车窗一眼就在路边的公交站台看到了十八岁的柳璎珞。

  她站在那里,正在焦急的打车。

  时隔六年,她那张清丽绝色的容姿再度跃入他的视线,她长大了,长开了,好美,好美。

  他鬼使神差的让司机开车过去,送了她一程。

  当时他坐在后面,她坐在副驾驶座上,她看不见他,他却可以在后面看到她,她不停的跟司机道谢,要去医院,那天下着雨,她那身校服被雨水打湿了,湿漉漉贴在她少女身段上,下面两条细腿,又白又长,他看了好久,怎么就想到…让她两条腿缠在他腰上了。

  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动了欲。

  男人该有的欲。

  到了学校,她下去了,司机突然道,“少爷,刚才那位姑娘将座椅给弄脏了。”

  他升起挡板一看,座椅上一小块的红色。

  她来周期了。

  回到陆家,他就进了沐浴间冲澡,那是他第一次用手舒缓自己的生理欲-望,他满脑子都是她留下来的那朵梅花印迹,还有她那两条细腿。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像一块磁铁般将他牢牢吸引着。

  她很聪慧,不负才女之名,男人云集的场合总是在谈论女孩子,回了帝都城,他听到身边那些男人的重点都围着她在转,都说生男不如生女好,柳家因为这个女儿柳招娣,已然名满帝都。

  每个人都会对这样美貌与才情并存的女孩动心。

  所以当看着她跪在陆家门前时,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踏着厚重的黑靴走下去,每一个脚印都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声,他一步步的来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告诉她,“我可以放柳家一条生路,不过,你必须嫁给我,做陆家的少奶奶。”__100